陕西村民集体外出卖血染丙肝 家人提前挖好墓穴

时间:2020-08-01     来源:互联网
算命免费收藏】    

丙肝攜帶者的救贖

[圖片]

在秦嶺大山深處的商洛市商州區,有一個偏僻的村子南灣村,村上不少正值壯年的村民患上丙肝,因為得了丙肝,[幾乎 的英 文:much]花光了[所有 的英 文:all]積蓄,更有整個家族都患上丙肝的情況,在他們當中,有些人因無錢治療吐血而亡,而有的人正在等待死亡……

丙肝,這個詞[已經 的英 文:have been][成為 的英 文:Become]了村上所有人的夢魘。[當地 的拚音:dāng dì]官方調查證實,[許多 的拚音:xǔ duō]村民[感 的拚音:gǎn]染丙肝與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集體外出“賣血”經曆有關。近日,華商報[記者 的拚音:jì zhě]深入村莊實地探訪,與丙肝患者麵對麵交流,通過他們的講述,讓[我們 的英 文:we]走進丙肝攜帶者的內心[世界 的拚音:shì jiè]

病例:

怕人“說走就走了”

家人提前把墓穴給箍好

10月10日,陰沉的天空時不時滴下雨滴,[這樣 的拚音:zhè yàng]陰冷的日子讓人[覺得 的英 文:felt]壓抑而沉悶■免费算命政策措施■。華商報記者驅車順著鄉間小路,來到大山深處的商州區大荊鎮南灣村,村道上不時有[年齡 的英 文:age]偏長的村民挪著步子緩慢地走著,村子裏的年輕人幾乎都外出打工了■免费算命研究中心■。

在一岔路口旁邊的一處台塬處,四間兩層的新房子看上去非常顯眼,院子裏60歲的王侃良和妻子坐在凳子上,望著近處的大山,兩人不時交流幾句。他們身後房子雖然是新蓋的,但家裏空空蕩蕩沒幾件像樣的家具,小房子門口處還掛著打完針的吊瓶。自從蓋起房子後,兩口子就患病了,[兒子 的英 文:Son]外出打工掙錢,[女兒 的英 文:daughter]已出嫁,家中隻剩下他們夫婦。

王侃良和妻子丁彩鳳[都是 的拚音:doushi]肝硬化患者,2013年王侃良因為感到身體乏力、胸口憋悶到醫院檢查,發現患上丙肝,盡管積極治療,但還是發展到肝硬化。去年,丁彩鳳也查出患上肝硬化。今年9月初的一天,丁彩鳳突然大口吐血,王侃良趕緊給住在市區的女兒打電話,將丁彩鳳[送到 的英 文:sent]醫院,住了不到半個月醫院花費近萬元後,丁彩鳳便回家休養。

實際上大口吐血的情況[出現 的拚音:chū xiàn]不止[一次 的英 文:Once]了,3月份的[時候 的拚音:shí hou],丁彩鳳就出現過一次,當時在醫院治療期間,怕人“說走就走了”來不及處理後事,家裏人就瞞著提前把墓穴給箍好了。這兩三年來,王侃良夫婦先後住過多次醫院,[可以 的拚音: kě yǐ]說兩人已經多次從鬼門關挺了過來。

“看,這是我和老伴這幾年治病診斷書,還有這一大堆藥,這一盒要3000元呢,實在是吃不起啊。”王侃良說這話時,低下頭沉默了半晌,“看病花光了錢,不能再拖累兒女了,聽天由命吧。”王侃良的女兒王建敏說,大哥是農民靠外出打工養家,她家裏情況也不好,他們也想讓[父母 的英 文:Parental]住院治療,但花費太大,上次母親硬要求出院,本來是住半個月呢。

在王侃良家不遠處的山坡前,一座新墓穴7月份剛建好,這座墓穴就是為王侃良兩口子[準備 的拚音:zhǔn bèi]的。人還健在,但墓穴已箍好了,在農村這種情況還是不少的。因為有了病來如山倒的經曆,家裏人不得不提前在著手準備後事了。

前夫因肝硬化去世

現任丈夫又患上丙肝

在南灣村像王侃良夫婦這種情況並不罕見。今年57歲的盧淑俠,在去年5月份也曾因為丙肝住過院,診斷結果寫著病毒性肝炎,丙型,慢性中[度 的英 文:attitudes]。她現在的丈夫5年前就已經查出患有丙肝,隻是情況稍好些,靠藥物維持,[由於 的英 文:Meanwhile]渾身乏力,肝髒部位隱隱作痛,夫婦二人根本幹不了農活。

盧淑俠是一個苦命人,他的前夫10年前因為患肝硬化去世,到現在她還能清楚記得前夫發病時的狀況。“晚上一兩點,[開始 的拚音:kāi shǐ][不停 的英 文:back again]吐血,鄰居就趕緊用架子車把人送到溝口。”盧淑俠回憶,送到溝口後,又拉到大醫院,治療了四五天後,醫院又把人送回[來了 的拚音:lai l],說人不行了,回到家第二天人就走了。前夫走後,家裏的農活沒人幹,女兒還沒出嫁,盧淑俠便和現在的丈夫(同一個村)走到了一塊,但沒想到隨後他們都得了病,因為沒有錢治病,兩人[隻能 的拚音:zhǐ nénɡ]是吃點藥慢慢維持。“我這病來了就是要命,沒有辦法,隻能是等死啊。”盧淑俠歎了口氣,望著天空無奈地說。

一個家族

4個頂梁柱[全部 的英 文:all]患丙肝

丙肝屬於傳染病,一開始村民對這種病並不了解,有些人開[玩笑 的拚音:wán xiào]自嘲,“丙肝”想著是不是能吃的餅幹,隻是後來得的人多了,大家慢慢[知道 的英 文:knew]了這種病,但在村民內心裏還是不[希望 的拚音:xī wàng]更多人知道,害怕傳出去丟人。在前期有些人一直不去檢查,[自己 的英 文:his]在家裏扛著,查出來也不去積極治療,當然這裏還有一個比較現實的[問題 的拚音:wèn tí]是沒錢治療。

“你們報道可以,但[不要 的英 文:壓嘛碟]提及具體名字,傳出去不好。”51歲的村民羅書強說這話後很快又補充說,反正得病的人多了,也無所謂了,大家都彼此彼此啊,在一旁的不少鄉親都笑了起來。

羅書強是2015年6月查出來患有丙肝,花費了7萬多元做了手術,在家靠打幹擾素治療。一年多時間,每隔一天都要打幹擾素,藥物的副作用讓他[感覺 的拚音:gǎn jué]到四肢無力,不想吃飯。

羅書強是家裏的希望,也是[主要 的拚音:zhǔ yào]勞力,現在得病了,一家人日子過得十分緊巴。羅書強說,他們弟兄四個,父親患上了丙肝,大哥和四弟也都是丙肝,一個家族4個人都患病,[而且 的拚音:ér qiě]四個人都是主要勞力,這讓他們這個家族[無法 的拚音:to be]承受。

56歲的王來山身體瘦弱,說起話來有氣無力,他家離羅書強家不遠,四間土坯房看上去破舊不堪,家裏十分簡陋,櫃子上放著各種藥物。他的妻子是聾啞人,大女兒出嫁患精神病,小女兒也已出嫁在廣東打工。農忙時他在家幹活,農閑時到西安打工掙錢。

今年3月份,王來山感覺到自己心口痛,渾身發困,到醫院檢查說是丙肝,之後他又跑到西安複查確診丙肝。“我家裏情況就是這樣,住院都是我一個人自己照顧自己,沒辦法啊。”王來山說,為了治病,他已經花費了6萬元了,除了向親戚借的外,還貸款了3萬元,現在他一邊在西安擺攤賣水果,一邊買藥維持治療。王來山說,他大哥也是患肝硬化去世的,當時是他將大哥送走的,他[擔心 的英 文:worry about]自己的病,假若有一天出事,真不敢想。。。。。。

病因: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

部分村民集體外出賣血

為什麽在南灣村丙肝患者如此多呢?據村民們回憶,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地處秦嶺深處的商洛[經濟 的拚音:jīng jì]落後,不少人都選擇外出賣血,上述提及的村民均在那個年代有過賣血的經曆。

“我們這裏相對貧困,那個時候由‘血頭’[通知 的拚音:tōng zhī]賣血的人,然後組織大夥到商洛、西安、[甘肅 的拚音:Gansu]等地賣血。”王侃良和妻子丁彩鳳賣血時還是身體強壯的年輕人,他們回憶,當時一個村子,一傳十十傳百,大家分批分期去賣血,幾乎每個禮拜,村子都有人去賣血,一個人一次抽血300毫升就能掙到36元,[一些 的英 文:some]村民由於掙錢沒門路,就將賣血當成了主要[家庭 的英 文:family]收入。

“到現在我還能記得,每次去的時候大家成群結隊,熱熱鬧鬧、有說有笑,因為山裏人也沒有出過遠門,還把賣血當成[一種 的拚音:yī zhǒng]愉快的[事情 的英 文:affair]。”丁彩鳳說,到了地方做完檢查後,每次去將胳膊一伸,人家開始抽血。賣完血現場就把錢給了,給“血頭”一定的提成,抽完血每個人還能得到被子、麵包等禮品,村民們會將麵包帶回家給孩子吃,用賣血的錢補貼家用。

丁彩鳳最後一次賣血是到甘肅天水市,大概在上世紀90年代初,那次她在賓館住了一個月,排隊等候賣血,最後經過檢查,醫護人員[告訴 的英 文:tell]她,她得了丙肝不能獻血了,從那以後她再也沒有去賣血了。丙肝是什麽病,當時丁彩鳳並不知道,也就沒[在意 的英 文:mind]

盧淑俠當時也是和前夫一塊賣血的,[包括 的英 文:included]現在的丈夫也一塊賣過血。她說,當時賣血有賣全血的也有賣血漿的,賣全血就是一次性獻血,賣血漿就是抽完血後,提取了血液中的血漿,而將剩餘的血蛋白又輸回賣血者本人身上。

這種瘋狂的賣血行為到了上世紀九十年代後,才逐漸停息下來,[這些 的拚音:zhè xie]賣血者也陸續回到村上,那時就有人感染上了丙肝,隻是沒有引起足夠重視。

將分離的血蛋白再輸回

很容易感染丙肝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由於經濟困難,南灣村體質較好的村民先後在西安、寶雞、渭南、甘肅天水和商洛進行有償獻血,特別是1975年到1985年之間有償獻血地方廣、次數多,既獻全血又獻血漿,1986到1990年之間[大部分 的英 文:centipede]有償獻血者因血液不合格被淘汰,1990年後有償獻血逐漸停息。

“上世紀九十年代之前,采血基本上不檢測丙肝,技術手段各方麵達不到,隻是檢測艾滋病和乙肝等。”商州區疾控[中心 的拚音:zhōng xīn]主任王建軍說,更嚴重的是采血時將血液中的[有用 的拚音:yǒu yòng]成分取掉,再將剩餘的血蛋白輸回賣血者體內,這很容易感染丙肝。

“商洛血站是九十年代後續才[成立 的拚音:chéng lì],之前血液[管理 的拚音:guǎn lǐ]處於一種比較混亂的狀態,醫院需要血液,通過‘血頭’找人,對獻血者隻做一些簡單的檢查。”王建軍說,那時候經濟比較落後,賣血可以帶來不菲的收入,這樣導致不少人去“賣血”。

大荊鎮部分群眾感染丙肝的事情,引起了商洛市、商州區兩級政府重視,商州區疾控中心展開調查,依據調查結果他們認定,大荊鎮部分群眾患上丙肝係[曆史 的拚音:lì shǐ]原因造成的。商洛市疾控中心調查後認為,這不屬於爆發性疫情的範疇,相關具體[工作 的拚音:gōng zuò]由商州區疾控中心[負責 的拚音:fù zé]處理。

商州區疾控中心:

共篩查47名村民

查出丙肝抗體陽性40人

一份關於大荊鎮南灣村丙肝病例調查報告顯示,今年6月份,商州區疾控中心會同大荊鎮中心衛生院[一起 的拚音:yī qǐ],對南灣村自述有丙肝史而無診斷依據的村民進行了流行病學調查和血液標本采集、檢測,兩次共調查47名村民,采集血液標本29份,結果顯示:其中本人持有市級以上醫院丙肝診斷[證明 的拚音:zhèng míng]的18名,29份標本中丙肝抗體陽性22名,1名弱陽性,需要進一步再檢測,6名丙肝抗體陰性。

這次共調查自述患有丙肝及有獻血史村民47人,調查對象全部為有獻血史者,兩次調查共篩查出丙肝抗體陽性40人,[最小 的拚音:zuì xiǎo]年齡43歲,[最大 的拚音:zuì dà]72歲,主要集中在51歲到60歲之間。調查了解到,上世紀七十到九十年代,南灣村有大量人員有獻血史。

這份報告最後稱,這次調查主要圍繞有獻血史者,由於時間間隔長、調查主要以自述為主,而丙肝又是多途徑傳播傳染病,在獻血期間無丙肝抗體檢測,停止獻血時未及時檢測丙肝抗體,不排除獻血時血液回輸感染而導致丙肝的[可能 的英 文:would]

衛計部門:

加大丙肝防治宣傳力度

提高醫療報銷比例

對於南灣村不少村民患上丙肝,大荊鎮副鎮長王超和大荊鎮中心衛生院院長郭瑛表示,這屬於曆史原因,當時衛生技術條件達不到,獻血時檢測不到丙肝。他們已向村民加大宣傳力度,讓大家知道[如何 的英 文:how]防治丙肝,另外就是提高農合療報銷比例。

王建軍說,他們隻是接到反映去調查,做了一些檢查,並沒全麵的普查。按照現有的條件,全區還達不到對所有人進行摸底普查,隻能是哪裏出現了問題,到哪裏開展工作。商洛屬於貧困地區,據他們初步估計,當年全區有十多個村子有賣血的情況,如果要普查不太現實,就算查出來後怎麽[解決 的英 文:settle]也是個問題。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群眾自發組織賣血,在那種特殊的背景下,醫療檢測條件達不到,造成了現在的局麵。”商州區衛生和[計劃 的英 文:plan]生育局副局長黃少軍說,現在看屬於特定事情,特殊背景下的事件。其坦言,上次他們抽查了大荊鎮南灣村發現,有40人疑似丙肝攜帶者,這不排除有人沒在家或者別的村也有的情況。目前看,南灣村丙肝[疾病 的拚音:jí bìng]傳染的可能性相對較小。

“一種是采血時引起的感染,還有一種是采血時采部分血液,而將另外的血液輸回獻血者身體造成了感染。”黃少軍無奈地說,目前還沒有在全市範圍內進行普查,具體數字並不掌握。作為衛計部門來講,隻能是健康[教育 的英 文:education],讓群眾有一個初步了解,引導病人合理診治,按照相關政策進行醫療報銷。

疾控專家:

丙肝可防、可治

無需過度恐慌

“肝炎分成甲、乙、丙等幾種,[常見 的英 文:Common]的乙肝比較多,乙肝和丙肝都是通過血液、母嬰、性傳播三種途徑傳染,屬於乙類傳染病。”商洛市疾控中心流行病防治科陳彥煒介紹,丙肝主要經血源性傳播,臨床[表現 的英 文:performance]有發熱、消化道症狀及肝功能異常等,慢性化程度較為嚴重,可導致暴發性肝衰竭。丙型肝炎在商洛各縣區都散發有,感染上丙肝病毒後,因為有潛伏期不容易被及時發現。

陳彥煒說,以前血液管理不規範,一部分人在賣血過程中感染丙肝,也就從那個時候起血液管理上有了根本變化。“需要說明的是丙肝可防、可治,初期通過利巴韋林和幹擾素可治愈,患者也無需過度驚慌。”陳彥煒解釋說,肝髒解毒功能強,體內營養轉換都是通過肝髒完成,它相當於人體的“解毒工廠”。通俗講丙肝是一種病毒,肝髒的特點是血流豐富,病毒對肝髒組織有侵噬性,肝功能就會受損,發展到後期就是肝硬化,嚴重的就是肝硬化腹水,最後導致肝功能衰竭或者肝癌。華商報記者 陳永輝

女神樸槿惠的倒掉

中韓關係自2016年年初以來急劇惡化。此前飽受[中國 的英 文:China]媒體寵[愛 的拚音:ài][韓國 的英 文:棒子][總統 的英 文:President]樸槿惠,其[形象 的拚音:xíng xiàng]也迅速從端莊賢淑的“樸姐姐”滑落為因為得罪中國而惴惴不安、日夜為糟糕的韓國經濟狀況擔心的“絕望的女人”。

這局長好奇怪,平時不[散步 的英 文:walks]卻愛酒後“暴走”

一提到領導奇葩怪癖,我[腦子 的拚音:nǎo zi]馬上閃過的就是前一任分管副局長,雖說去年已調離,但每次想到他,我就會腿疼。

[自然 的英 文:natural]資源豐富,可能導致腐敗?

一個地方自然資源豐富,采礦業發展,本是好事情。但最近一項研究表明,采礦業可能催生腐敗。

借別人的悲劇,倒自己的苦水

在咱們這個社會,有[企業 的英 文:business]家精神的創業者不是太多,而是太少。從這個[意義 的英 文:meanings]說,張銳的離世,是社會的損失。但讓社會善待張銳的最好途徑,隻能是更多人努力變成更好的張銳。

精品测算
  • 出生日期
  • 出生时辰
  •     性   别

栏目导航

精品专题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