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情专家胡鞍钢:“中国崩溃论”就是个国际笑话

时间:2020-07-30     来源:互联网

並及時介紹給[世界 的拚音:shì jiè]

[圖片]

胡鞍鋼是[中國 的英 文:China]知名的國情研究專家,在國家發展戰略、規劃、政策這一類[問題 的英 文:foul-ups]上,[公眾 的拚音:gōng zhòng]總能聽到他的聲音〖免费算命宣传活动〗。

美國布魯金斯學會董事會主席約翰·桑頓曾評價胡鞍鋼說,“沒有任何一個中國思想者像他[這樣 的英 文:then]準確地預測了國家發展的方向和速[度 的英 文:attitudes]”,並認為“他很[可能 的拚音:kě néng]是當代中國最全麵也是最具務實主義的[經濟 的拚音:jīng jì]學家”■免费算命配件■。

盡管胡鞍鋼的[觀點 的拚音:guān diǎn]經常引發廣泛的爭議,但這並不[影響 的英 文:effect]他認為中國將[成為 的拚音:chéng wéi]一個新型超級大國的信心。在他看來,這是中國學者麵臨的[曆史 的英 文:History]機遇。

“中國學者不能隻做複製者、跟隨者,[應該 的英 文:yīng gāi]與西方學者競爭,對中國經驗進行專業化總結,並及時介紹給世界,[[形成 的英 文:caused] 的英 文:formed][自己 的英 文:his]的話語[體係 的拚音:tǐ xì]。”他在[接受 的拚音:jiē shòu]《中國新聞周刊》采訪時表示,“如果做不到這一點,這就是中國學者的缺位。”

國情研究是在讀一部“天書”

中國新聞周刊:[我們 的英 文:we][知道 的拚音:zhī dao]你的研究方向是國情研究,這和傳統的學科劃分不太一樣,能不能簡單介紹下這門學科?

胡鞍鋼:我所從事的國情研究,在國際上稱為“當代中國研究”或“當代中國學”,以當代中國發展為研究對象。這不同於一般的社會[科學 的英 文:Science]研究,一般的社會科學研究是以某一學科領域為對象的研究,如經濟學、政治學等,而國情研究是運用不同學科理論和方法對一個特定對象的研究。

在海外,當代中國研究已成為一門獨立的學科,現在又成為“顯學”或熱門研究領域,這與中國迅速崛起直接相關,使得當代中國研究[已經 的拚音:yǐ jing]國際化、全球化。

為什麽要研究中國國情呢?因為這是製定正確發展戰略的客觀依據,也是確定適宜發展目標、擬定[有效 的英 文:valid]發展政策的根本依據。新中國[成立 的英 文:was founded]以來的曆史表明,重大的[成功 的英 文:走上人生巔峰]是戰略決策的成功,重大的失敗是戰略決策的失敗。

我從事國情研究已經三十多年了,近十幾年我特別關注中國發展成功背後的政治原因,這與我一直在參與中國發展規劃和重大公共政策研究的個人經曆和體會密切相關,也與我撰寫《中國政治經濟史論》係列的研究過程密切相關。

不過,國情研究遠比[人們 的拚音:rén men]想象的難得多,複雜得多,即使像我這樣長期在國內參與中國改革開放研究的人也是深有體會。所以,我常把它比喻為讀一部“天書”。

中國新聞周刊:我記得你有一本書,叫《[如何 的拚音:rú hé][認識 的英 文:known]當代中國》,書中談到了應當如何研究當代中國的問題。

胡鞍鋼:是的。中國在過去三十多年的發展成就舉世矚目,同時也經曆了多重轉型。研究當代中國,本質上就是要真正了解、深刻認識和曆史總結中國社會多重轉型的動因、曆程、得失和前景。

對這樣規模巨大、深刻複雜的社會變革的認識和解讀不可能是[唯一 的拚音:wéi yī]的,而是眾說紛紜,甚至相互[衝突 的英 文:conflict]、大相徑庭。這是因為人們研究中國有不同的目的、不同的立場、不同的視角、不同的觀點和不同的方法,[因此 的英 文:therefore]也會得出不同的結論。

但不管是哪[一種 的拚音:yī zhǒng]結論,都要接受中國社會的實踐檢驗和中國轉型的曆史檢驗。[隨著 的拚音:suí zhe]時間的流逝,[許多 的英 文:many]曾經熱鬧一時的論點[自然 的英 文:natural]就會成為中國社會發展進程的曆史塵埃,隻有極少數的認識和觀點經過客觀實踐的檢驗能夠成為曆史的真知灼見。

西方的當代中國研究,[大多數 的拚音:dà duō shù]的思路[都是 的英 文:All are]以社會學、經濟學、政治學等不同學科或理論作為分析框架,很難形成全方位的研究。而我們的研究是一個有機[聯係 的拚音:lián xì]的、整體的、綜合的分析框架,也就是我們常說的,[不僅 的拚音:bù jǐn]要看樹木,也要看森林;不僅要看今天的中國,也要看[昨天 的英 文:yesterday]的中國,更要預見明天的中國;不僅要看中國自身,也要進行國際上的橫向比較,從外部看中國。

我經常對我的[學生 的英 文:students]們說,我們進行的國情研究,是建立在三個“真”的基礎上的,即研究對象是“真世界”,這裏[主要 的英 文:main]是指真實的中國,而不是虛擬的中國;研究內容是“真問題”,這裏主要是指真實的中國問題,而不是“偽問題”;研究結果是提出“真辦法”,這裏是指“有的放矢”,而不是“無的放矢”。

“中國崩潰論”就是個國際笑話

中國新聞周刊:近些年,西方有[一些 的英 文:some]學者總是預測中國會崩潰。當然,[這些 的英 文:These]預言最後都沒有應驗。你認為,這背後的原因是什麽?

胡鞍鋼:隨著中國崛起,世界各國越來越關注中國發展趨勢和中國對世界的影響。這就產生多種爭論和預測,在眾多西方預言中,中國始終麵對國際輿論三種基本論調:“中國崩潰論”“中國威脅論”“中國門羅主義”。

實際上,中國改革開放以來就一直伴隨著類似的論調。這些論調不隻反映了西方意識形態的偏見,也反映了許多西方認識與理論的局限性。事實上,“中國崩潰論”等西方屢次看低中國的言論已經成了國際笑話。

西方預言的破產,不僅是西方國家政治偏見的必然結果,也反映了西方[主流 的拚音:zhǔ liú]學者對中國國情缺乏深入了解,對中國製度缺少基本耐心,對中國優秀文化缺少基本包容。這與他們的思想方法有[很大 的拚音:的JJ]的關係,基本上就是樹木式的看法,而不是森林式的。

事實上,這已經引起了一些美國學者的反思。比如美國哈佛[大學 的拚音:dà xué]教授傅高義就說:如果你以美國的中國研究專家預言北京的能力,來作為評價我們貢獻的標準,那我們的[記錄 的英 文:Record]很差。我們常常犯錯誤,不僅源於可利用的資料有限,[而且 的英 文:but]源於幼稚、把學科框架強加給遠為複雜的現實,這都是導致我們犯錯誤的原因。

中國新聞周刊:我們在國家發展戰略、規劃、政策中經常能聽到你的聲音,但我們也[注意 的拚音:zhù yì]到,你的觀點也常引起廣泛的爭議。比如,最近你提出“中國經濟實力、科技實力、綜合國力已超越美國,居世界第一”就有不少人反對。

胡鞍鋼:的確是這樣,就像前幾年我提出中國社會不是公民社會而是人民社會,當時一片反對。對這些反對聲,一般我不會回應,也不會去公開辯論,因為這些聲音本身就缺乏知識含金量,在很大程度上也不專業,許多也不是他們本人的原創思想,更多的是舶來品。而且這些人也不會因為你與他辯論,就會改變自己的觀點,與他們辯論是多餘的、無用的,太浪費時間和精力。更[重要 的英 文:important]的是,我[相信 的拚音:xiāng xìn]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

中國經濟實力、科技實力、綜合國力已經居世界第一,這個結論是我們跟蹤十幾年計算出來的。在這裏,我們講的是整體實力,不是[平均 的拚音:píng jūn]水平。我們的整體實力超過美國了,但勞動生產力沒有達到。這個結論是發表在清華大學學報之後,我們才對外公布的。如果有不同[意見 的英 文:remark],你[可以 的英 文:can]寫文章挑戰,但不能罵人,這不是正常的學術爭鳴。

事實上,從這十幾年的實際情況看,我們的很多預測不是誇大了,而是保守了。我們一直[強調 的拚音:qiáng diào]原創,而原創常常違反一般人的認識。這也驗證了有[時候 的英 文:When]真理就是掌握在少數人手裏。

中國新聞周刊:有批評稱你為“禦用文人”,因為你總是頻繁地受到政府的谘詢邀請。

胡鞍鋼:我們的研究成果,都是基於我們自己的學術研究,有數據,有專業的分析,不是來自上級或領導的授意。

當然,中央的決策是集全黨全國的智慧,很多與我們的意見一致,我不能說都是我們[建議 的拚音:jiàn yì]的,[隻能 的拚音:zhǐ nénɡ]說我們和中央想到一塊去了。但這絕對不是我們在迎合,在粉飾。

因為常常是我們提出意見在前,中央的決策在後。所以對這種說法,我根本不關心,我隻會認為你不專業,這是我的一個態度。

改革開放給世界送去中國經驗

中國新聞周刊:有人認為你的國情研究屬於“中國學派”,你本人是“中國學派”的[代表性 的英 文:representative]人物之一。你認同這種說法嗎?

胡鞍鋼:隨著中國的崛起,中國的學者有義務對中國的創新進行理性客觀專業化的總結,並及時介紹給世界。如果做不到這一點,這就是中國學者的缺位。我們[希望 的英 文:hope]在這個過程中能構建出一個“中國學派”。

什麽叫中國學派?就是要在第一時間、第一課堂、第一信息渠道總結中國道路、中國經驗、中國智慧。

事實上,這個群體已經逐漸形成了。像最近我們邀請的[香港 的拚音:xiāng gǎng][中文 的拚音:zhōng wén]大學教授王紹光,就屬於這種類型。我們有一些共同的經曆,比如都經曆過文革,都出過國,然後又都回[來了 的英 文:老弟],對中國的情況了解,對世界的情況也了解。

我記得,小平同誌80年代初曾說過我們是世界公民,從這個角度看,我們也應該定義為世界學者。這些年,清華大學國情研究院一直在努力打造“中國學派”,[展示 的英 文:showed]“中國[風格 的拚音: fēng gé]”,發出“中國聲音”,現在已經成為具有較大學術影響力、國際影響力和社會影響力的大學智庫。

當然,中國學者在國際上掌握話語權絕不是“天上掉餡餅”的[事情 的英 文:affair],但也不是辦不到的事情,這就需要我們有自覺意識、主動意識,即自覺地、主動地參與國際學術競爭,力爭一席之地,進一步形成更大、更強的“中國聲音”。

中國新聞周刊:你認為,構建中國學派在當下有何[意義 的拚音:yì yì]

胡鞍鋼:過去三十多年,中國創造了經濟發展的奇跡。可以說,人類曆史上從來沒有一個國家的人口超過十幾億,創造這樣的奇跡,也沒有一個國家像我們持續增長了30多年。這是我們學術的大[舞台 的英 文:theatrical],也是我們作出知識貢獻的大有作為的一個曆史機遇。

我們需要自覺的說明和解釋中國的奇跡,就像毛澤東所說的,要坐在中國這塊土地上來說明世界,而不是倒過來。更需要創新、[創意 的英 文:ideas],從而繼續創造正在[發生 的拚音:fasheng]的遠未[結束 的英 文:End]的中國奇跡。

中國學者需要有學術自覺、學術[自信 的英 文:confidence],就是說我們要回答到底未來的中國是什麽樣的社會,到底未來的世界應該是什麽樣的世界,到底未來中國的道路是什麽樣的道路。

一個民族要想站在科學的最高峰就一刻不能沒有理論思維。當前,中國正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心 的英 文:center],我們不能隻生產物質[產品 的英 文:product],僅有Made in China,還需要產生思想,為世界提出中國方案、中國智慧和中國ideas,尤其是為廣大的發展中國家的現代化掃清道路。

過去我們常說,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我們送來了馬列主義,今天中國的改革開放給世界送來了中國經驗,[包括 的拚音:bāo kuò]中國的實踐、教訓,來啟發幫助廣大的發展中國家。這是非常有意義的事情。

對人類文明而言,中國趕超美國不僅是[由於 的英 文:Meanwhile]中國人民的偉大創新,還是人類文明與現代智慧的共同結晶。

黨的十九大報告總結了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十四條基本方略,對占全球人口80%以上的廣大發展中國家是雪中送炭。

這不僅是對中國未來中長期發展的部署,更是實現人類共同富裕、共同強大的中國方案,進一步明確了我國乃至世界進入新時代的形勢任務、目標原則、路徑手段、戰略策略、體製機製。中國的創意正在變為全球性的知識和想法。

中國新聞周刊:不過,客觀地講,目前在中國學術界占主流[地位 的拚音:dì wèi]的仍然是西學。你認為,構建“中國學派”當前的主要障礙有哪些?

胡鞍鋼:目前的國際學術界,仍然是“西風壓倒東風”,西方學術界不僅獨占[英文 的拚音:yīng wén]世界的文字優勢,而且借助社會科學雜誌及教科書的影響,也擁有了影響中國大學講堂、教科書的話語權。再加上[某些 的英 文:Some]中國教授們“言必稱希臘”,使得 “西學”大行其道,占據了主流話語權。

陳雲同誌曾說“不唯上、不唯書,隻唯實”。我想應該再加上一個 “不唯洋”,即“不唯洋人(權威),不唯洋書(理論)”,不迷信西方,不迷信美國。

真正的中國學者本身就是西方學者的競爭者,而不是複製者、跟隨者,更不是西方學者的“留聲機”。

為此,我們要讓中國學者率先“走出去”,加快將已有學術成果翻譯為不同文字,要持續不斷地寫作翻譯,還要爭取出版一本就要有一本的影響力。我們要有愚公移山的精神,每日挖山不止,總會[感 的拚音:gǎn]動上帝的。這個上帝不是別人,就是中國學術界的有誌者。

清華大學國情研究院在教學過程中用的都是我們教師自己寫的書,從來沒講過翻譯的書。這樣雖然很辛苦,但我們一直堅持這麽做。

我們的定位非常清楚,就是既要做學術界與政界的橋梁、政界與社會公眾的橋梁,又要充當中國與世界的橋梁,與世界對話,代表中國,介紹中國,解讀中國,闡述中國。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特朗普上任兩周簽8條行政[命令 的英 文:orders]

號外號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強,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是XX你就堅持60秒!

精品测算
  • 出生日期
  • 出生时辰
  •     性   别

栏目导航

精品专题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