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2名公务人员侵吞科研经费147万余元获刑

时间:2020-07-27     来源:互联网

侵吞科研經費147萬餘元 複旦[大學 的英 文:university][兩名 的拚音:two]公務人員落馬

原審法院認為,被告人敖紅、黃[愛 的拚音:ài]民身為國有事業單位中從事公務的人員,利用職務便利,將應由動物實驗室承接的相關實驗[服務 的英 文:services]項目所得收益,以虛假發[票 的英 文:ticket]報銷的方式予以侵吞,共計147萬餘元,其行為構成貪汙罪,且係共同犯罪〖免费算命政策措施〗。

[圖片]圖片來源網絡

本是象牙塔裏教書育人的公職人員,複旦大學醫學院動物實驗室原正副主任敖紅、黃愛民卻利用職務便利,中飽私囊■免费算命控股集团■。一審法院認定兩人共同貪汙147萬元,分別判處十年、十二年有期徒刑。

2014年10月,在中央巡視組的專項巡視後,複旦大學在整改通報中披露,“涉嫌違法行為的實驗動物部有關人員正由司法機關依法審理”。5日[上午 的拚音:shàng wǔ],本案二審在上海一中院第五法庭舉行,兩名被告人認為“量刑過重”。庭審持續近兩個小時,並未當庭宣判。

原審:共同犯罪貪汙147萬元

現年47歲的敖紅係複旦大學實驗動物[科學 的英 文:Science]部對外開放動物實驗室原主任,另一名被告,48歲的黃愛民是這個實驗室的原副主任。

動物部係隸屬複旦大學的直屬部門,在財務[管理 的拚音:guǎn lǐ]上視為二級單位,是集實驗動物學教學科研、實驗動物生產供應和動物實驗技術服務三位一體的綜合性公共服務單位。

原審法院審理查明:2008年1月至2012年10月間,被告人敖紅、黃愛民經共謀,利用職務便利,由敖紅以動物實驗室的名義承接相關實驗服務項目,由黃愛民[負責 的拚音:fù zé]具體報銷操作事宜,采用收取校內課題組校內支款憑證不計入動物部經費本賬戶,並提供虛假發票、偽造課題組人員簽名的方式,報銷套取錢款共計110萬餘元予以侵吞;另外,敖紅、黃愛民將截留的校內支款憑證轉入SGF703008經費本賬戶內,再以實驗材料購置費用等名義,以虛假發票報銷的方式,套取36萬餘元予以侵吞。

2013年5月28日,被告人敖紅、黃愛民在複旦大學紀律檢查委員會找其詢問相關情況時,即如實供述上述基本犯罪事實。審理中,被告人敖紅退贓30萬元。

原審法院認為,被告人敖紅、黃愛民身為國有事業單位中從事公務的人員,利用職務便利,將應由動物實驗室承接的相關實驗服務項目所得收益,以虛假發票報銷的方式予以侵吞,共計147萬餘元,其行為構成貪汙罪,且係共同犯罪。

本案中,敖紅[主要 的拚音:zhǔ yào]負責承接項目,黃愛民主要負責結算、報銷,兩人各有分工,互相配合,作用相當,不宜區分主從。公訴機關指控罪名[成立 的英 文:was founded]。被告人敖紅、黃愛民具有自首情節,依法[可以 的拚音: kě yǐ]從輕處罰。被告人敖紅有退贓行為,具有一定的悔罪[表現 的拚音:biaoxian],酌情從輕處罰。被告人黃愛民無退贓行為。

據此,法院依法判決被告人敖紅犯貪汙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並處沒收[[財產 的英 文:fortune] 的英 文:property]八萬元;判決被告人黃愛民犯貪汙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並處沒收財產八萬元;被告人敖紅、黃愛民的違法所得予以追繳。

判決之後,兩名被告均認為“量刑太重”,提起上訴。

激辯:關鍵證據“秘不示人”?

本案激辯的焦點之一,便是敖紅和黃愛民能否承接項目?

檢方援引證人黃德橋(動物部原黨支部書記)的證言,[證明 的英 文:certificate]兩人不能承接,“首先是兩人均未達到高級職稱,根據動物部的規定不能承接服務項目,也沒有經費本;其次,兩人的本職[工作 的拚音:gōng zuò]是為動物部承接服務項目,否則會造成公私不分。”

對此,兩名被告人均表示很冤枉,“[其他 的拚音:qí tā]同事也在做同樣的[事情 的英 文:affair],隻要跟別人簽合同,就可以去科研處領經費。”敖紅認為,[自己 的拚音:zì jǐ]多年來都隻是個講師,就是因為不能參與科研項目,拿不到數據,出不了高質量的論文,[因此 的拚音: yīn cǐ]“打擂台”時每次都落敗。她曾要求不做這個主任,但被領導拒絕。

黃愛民更是[覺得 的拚音:jué de]不可思議,“校長曾在大會上號召大家開展科研項目,難道不[允許 的拚音:yǔn xǔ]?”他認為,如果不許一個教師開展科研項目,那他就沒法在學術、職稱上前進,這是很粗暴的規定。[而且 的英 文:but],自己能做很多技術含量高的項目,例如建模、打針、灌胃等,如果隻是承擔行政職責而放棄多年積累的技能,顯然不合理。

敖、黃的辯護人都認為,“這個所謂規定隻存在於動物部的[會議 的英 文:meeting][記錄 的拚音:jì lù],但至今[我們 的拚音:wǒ men]也未見真容。這條所謂規定,[不僅 的英 文:not only]違背了複旦大學主管科研的科技處的相關規定,也未經庭審質證。如果以[這樣 的拚音:zhè yàng]一份道聽途說的證據作為量刑依據,顯然不當。”

激辯焦點之二是,一審法院認定的貪汙金額是否合理?量刑是否過重?

實驗動物需要特定的溫[度 的英 文:attitudes]、濕度、氣溫、噪音、飼料、飲水等條件,工作人員的職責就是維持這一標準,為實驗的動物提供打針、灌胃、造模、轉基因保種等服務,記錄死亡的數字。敖紅介紹,動物實驗室一般隻是代養、管理大鼠、小鼠,明碼標價一天多少錢。

按照敖紅、黃愛民的陳述,他們“接私活”不是接這樣差不多的,而是例如保種、模型等,這種服務產生的利潤較高,能套取更大的利潤。有些是上課的研究生找到他們,覺得效果不錯,後來又多次[合作 的英 文:cooperation]

辯護律師認為,不能把兩人的勞動報酬、合理支出等也算入貪汙金額,147萬元的金額太高。原審法院認為,不論是以動物部名義承接的[業務 的英 文:跑死他們],還是以被告人名義承接的業務,凡是利用動物部的公共服務平台的資源[包括 的拚音:bāo kuò]人力資源完成的,其收益理應歸屬於動物部。

黃愛民說,承接實驗室服務項目的[成本 的拚音:chéng běn]主要是購買動物、試劑、車費、餐費等,套取利潤就是將別人支付的校內憑證附發票直接去財務處報銷,扣除[一些 的拚音:yī xiē]成本就是利潤,二人基本均分,其個人拿到約55萬元。假發票從上海火[車站 的英 文:station]購買的。

檢察官則認為,原來的金額有280多萬元,本著有利於被告人的原則,審慎認定為147萬元。根據現行刑法,判處十年徒刑在法定幅度內,並無不當。

自述:“[希望 的英 文:hope]戴罪之身還能[有用 的英 文:useful]

庭審中,會留出時間讓兩位上訴人[單獨 的英 文:alone]陳述。

敖紅——

[學校 的英 文:school]領導找我談話,我主動交待,案件偵辦過程中都坦白,積極配合,有自首情節。多年以來,收入都不高,也沒買房,一直租房住,但退賠時,我絲毫未推脫,而是盡全力去籌錢,學校也退了三十多萬[回去 的拚音:hui qi]

[家庭 的英 文:family]特殊,單親[女兒 的英 文:daughter],多年來[都是 的拚音:doushi]我一個人養。孩子的父親沒人性,自始至終,都沒有盡到一點父親的義務,至今也不[知道 的英 文:knew]他在哪兒。如果我服刑,孩子就處於無人看管的狀態。

自己實際承擔了兩份工作,主要是教師,兼任動物實驗室主管,但自己每月四五千元的收入,僅僅是作為教師的報酬,動物實驗室主管是沒有收入的。每個月四千多元工資,還有一千元左右的獎金,扣去房租,所剩無幾,還要擔負女兒的輔導班等費用,蠻吃力的。

去年,她因為我的事情,高考也沒有考取,今年,在幾個親戚的資助下,正在努力複讀,為自己的前程拚搏。剛剛18歲,正是迷茫的年紀,如果沒人指引,她會走上哪條道路?把她一個人放在社會上,我很[擔心 的英 文:worry about]

身為博士,也是受過高等[教育 的英 文:education]的,國家培養個博士不容易。如果[可能 的英 文:would],讓我這個有罪之人,能用自己的專業知識和技能回報社會。

希望能讓我這個不算[人才 的拚音:rén cái]的人才,雖是戴罪之身,仍是有用之人,[不要 的英 文:壓嘛碟][成為 的拚音:chéng wéi]一個廢人。

黃愛民——

1988年中專[畢業 的英 文:finishes]後到上海醫科大學工作至今,隻是憑自己的技術吃飯。

作為一名技師,我的動手能力很強,比如動物模型,別人做不了的,我能做。自己付出了很多,一隻眼睛視網膜脫落,也是拚命做實驗造成的後果。

我真的很冤,隻是想幫助這個單親媽媽,幫她做做科研,無意犯罪。

自己患有慢性腎病,每天都要堅持服藥。[兒子 的拚音:ér zi]在讀小學,但患有阿斯伯格綜合征,是輕度智障,智商低於常人。家裏四個老人要照顧,身體也不太好。請法庭給我一個公平[公正 的拚音:gōng zhèng]的判決。

[鏈接]

群腐曝光與專項巡視有關

兩年前,中央巡視組進駐複旦大學,對其進行了為期一個多月的專項巡視,發現存在兩個主要[問題 的英 文:foul-ups]:一是科研經費管理使用混亂,違規現象突出,存在腐敗風險;二是江灣校區基建工程嚴重違規,[發生 的英 文:occasionally occurred]質量事故,存在[安全 的英 文:safest]和腐敗隱患。

2014年10月,複旦大學公布整改通報,科研經費、江灣校區基建工程成為校方自行整改的重點。尤其值得[注意 的英 文:危險信號]的是,通報中首次提到了“實驗動物部”,並稱“涉嫌違法行為的實驗動物部有關人員正由司法機關依法審理”。

複旦通報稱,將“認真吸取實驗動物部有關案件的教訓,改革管理體製,建立全校統一的實驗動物管理和生產服務[體係 的拚音:tǐ xì],明確歸口管理部門,規範內部管理製度,健全實驗動物生產和服務標準,嚴格執行收支兩條線,健全廉政風險防控機製”。

早在2013年,就有複旦大學內部人士發網帖舉報實驗動物科學部前任領導及其親信等“以各種手法集體貪腐10餘年”,采用收受賄賂、私收現金、隱匿收入、虛構支出、假發票套現、業務收入體外循環等違法手段,侵吞巨額國家科研經費和教學經費分贓,並侵吞廣大職工的勞動成果,數額觸目驚心,最低也有數千萬元。

據悉,除了敖紅、黃愛民,動物部的其他的貪腐涉案人員也已受到法律懲處。

來源:上海觀察

雨後中日關係應欣賞花滿枝頭

近三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以來的最低點到緩慢恢複的脆弱期,按照[中國 的拚音:zhōng guó]政府的說法是“主要責任在於日方”。[但是 的拚音:dàn shì]中國普通民眾對[日本 的拚音:rì běn]的厭惡[感 的英 文:sense]15%卻低於日本人對中國的厭惡83%。原因何在?

[運動 的英 文:sports]都失敗,卻找不到[[勝 的英 文:win]利 的英 文:victory]

同樣的劇情,每天都在上演。不僅是你家存在了100年的祖墳會突然失去存在的資格,不僅[昨天 的拚音:zuó tiān]你還有的買車買房資格,今天可能突然失去;不僅昨天你的車還可以上路,今年可以突然被宣布限行;不僅昨天你的電動車還可以上街,今天就可以是“非法使用”。

天價墓,能換郊區一套房

[城市 的英 文:cities]裏有[許多 的英 文:many]房子住了“群租”客,那麽不遠的將來,會不會幾戶人家合買一套郊區的房子擺放骨灰盒呢?會不會有“精明”的商人[開發 的英 文:developing]出15平方米不帶[廚房 的拚音:chú fáng]、衛生間的小戶型呢?

美國和中國誰更依賴中東石油

有三個事實你可能無論[如何 的英 文:how]都想不到:1,美國而不是沙特,才是[世界 的英 文:world][最大 的拚音:zuì dà]的石油生產國;2,美國[經濟 的拚音:jīng jì]並不多麽依賴進口石油,更不依賴中東石油;3,美國從中東進口的石油連中國的一半都不到。

精品测算
  • 出生日期
  • 出生时辰
  •     性   别

栏目导航

精品专题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