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金亏空还是结余?关于养老金哪个才是真相

时间:2020-07-21     来源:互联网

關於養老金,哪個才是真相?

[圖片]《[中國 的拚音:zhōng guó][經濟 的拚音:jīng jì]周刊》首席攝影[記者 的拚音:jì zhě] 肖翊 I 攝

(本文刊發於《中國經濟周刊》2017年第25期)

老有所養,病有所醫,這是每個人最樸素的願望和追求。也因如此,任何關於養老金的風吹草動都備受社會關注。

這次引發熱議的,是中國保監會原副主席周延禮在2017清華五道口金融論壇上的發言,他說:預計在未來5到10年中,我國養老金缺口[大約 的拚音:dà yuē]是8萬億~ 10萬億元〖免费算命揭秘〗。

養老金賬戶缺口或虧空,早已不是新鮮話題■免费算命文件库■。此前,坊間流傳著多個版本:有“養老金個人賬戶缺口至少2萬億”的說法,也有日前清華[大學 的拚音:dà xué]發布“個人賬戶空賬4。7萬億”的說法,現在又[出現 的英 文:There]了 “8萬億~10萬億缺口”的說法,這一數據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的拚音: dù],瞬時吸晴無數。

客觀地說,對養老金未來的支付能力作出預判和預測,是對遠期[負責 的拚音:fù zé][一種 的拚音:yī zhǒng]態度,也是有憂患意識的[表現 的拚音:biaoxian][但是 的拚音:dàn shì],因為數據的千差萬別,不明就裏的老百姓迷惑不已:到底哪一個數據才是真實的?如果養老金賬戶虧空的情況真的如此嚴重,[我們 的英 文:we]老了還能領到養老金嗎?

養老金缺口8萬億~10萬億言過其實?

周延禮雖然引用的是學術部門的統計數字,但是經他發布後,產生了巨大[影響 的英 文:effect]力。這已不是官員或學者第[一次 的英 文:Once]發出[這樣 的拚音:zhè yàng]的警示,對於養老金這一隱形債務,業內人士及相關部門都有[自己 的英 文:his]的測算和判斷。

清華大學就業與社會保障研究[中心 的英 文:center]在今年4月發布的一項報告顯示,我國的養老保險基金已出現當期的資金缺口,個人賬戶“空賬”4。7萬億元,並動用累計結餘來“保發放”。

清華大學就業與社會保障中心主任楊燕綏表示,當前養老保險製度可持續性處於差等空間,如不盡快對製度進行調整,一旦把累計結餘用盡,養老保險基金將麵臨著崩盤的風險。

去年末,中國社科院社會保險研究所所長鄭秉文執筆的《中國養老金發展報告2016》中也提出,2015年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個人賬戶累計記賬額(即“空賬”)達到47144億元,而當年城鎮職工養老保險基金累計結餘額隻有35345億元,這表明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資產和負債之間缺口在擴大,預計在[不久 的英 文:shortly]的將來,基金累計結餘將會被耗盡。

但中國人民大學中國社會保障研究中心副主任楊立雄[告訴 的英 文:tell]《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很多說法[都是 的拚音:doushi]危言聳聽,尤其是養老金缺口將達8萬億~ 10萬億元,不[知道 的英 文:knew]他們是采用什麽方法計算出來的,缺口怎麽會這麽大?其實,10年前就有養老金缺口擴大甚至崩盤的說法,現在也沒有崩盤。目前養老金個人賬戶還結餘很多。根據人社部統計的2016年結餘數字,[可以 的拚音: kě yǐ]確保17個月的支付。這充分說明養老保險當期運行是平穩的。”

針對近期輿論關注的養老金虧空[問題 的英 文:foul-ups],5月24日,人社部社會保險事業[管理 的英 文:managing]中心負責人通過人社部網站回應稱:當前我國養老保險基金運行總體平穩,2016年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總收入3。51萬億元,同比增長19。5%,總支出3。19萬億元,同比增長23。4%,當期結餘約3200億元,累計結餘3。86萬億元。從全國總體來看,養老保險基金仍保持收大於支,基金累計結餘持續增加,確保了全國職工養老保險待遇按時足額發放。

[不僅 的英 文:not only]2016年,今年第一季度養老金也實現了結餘。人社部社會保險事業管理中心負責人表示,2017年一季度,養老保險基金運行開局平穩,總體向好,一季度基金總收入9708億元,同比增長25。4%,基金支出8085億元,同比增長22。9%,基金總體繼續收大於支,當期結餘超過1600億元,累計結餘突破4萬億元。

基於上述數據,楊立雄比較樂觀,他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養老金現在沒有缺口,50年以後[或許 的拚音:huò xǔ]會有缺口,但[也許 的英 文:Perhaps]在20年、30年以後這個問題就[解決 的拚音:jiě jué]了,養老金缺口就不會那麽嚴重了。“因為現在是以靜態的方式,用設計的參數來測算未來養老金缺口,[這些 的拚音:zhè xie]參數都是固定不變的,[而且 的拚音:ér qiě]都是以一對夫婦隻生一胎來作為測算的基數,現在都實施二胎了,跟以前[完全 的拚音:wán quán]不一樣了,所以,未來養老金缺口不會如公布的8萬億~10萬億元那麽嚴重。”

養老金地區差異大,2015年廣東結餘最多,山西等6省份收不抵支

從全國範圍看,養老金是結餘的,但是,地區差異卻十分明顯。

在今年3月1日國新辦的新聞發布會上,針對養老金運行情況,人社部部長尹蔚民指出,現在養老保險是省級統籌,各省份之間養老保險基金的運行差異比較大,好的省份能夠保障50個月的支付,特別困難的省份,當期收不抵支,累計結餘也基本上用完。

“產生地區差異的原因,跟[當地 的英 文:local]經濟發達程度相關。”楊立雄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在地區差異方麵,廣東、上海、北京、江蘇、[浙江 的拚音:zhè jiāng]、山東等[一些 的英 文:some]經濟發達的沿海[城市 的英 文:cities],最近幾年養老金結餘比較多,尤其是廣東結餘更多,因為這些省份的勞動力比較年輕;而西部、中部的很多省份,養老金卻虧空嚴重。

人社部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15年年底,全國累計結餘超過1000億元的有10個省份,其中,廣東省結餘6158億元居全國之首;此外,北京、四川、江蘇、浙江、山東的累計結餘也很樂觀,都超過2000億元。

相比之下, 2015年當期養老基金收不抵支的省份有6個,除山西、青海、河北外,東北三省全都在列。這些省份的累計結餘可支付的月數都不足10個月。尤其是黑龍江僅為1個月,大大低於全國17。7個月的水平。而在2014年底,隻有河北、黑龍江、寧夏3省份當期收不抵支。

顯然,每過一年,收不抵支的省份數量就會增加,而且時間越往後,“入不敷出”的地區數量增加得就越多。

怎麽辦?當然還是得依靠財政資金補貼。數據顯示,最近幾年,我國財政補貼養老金的力度越來越大。

根據人社部發布的《2015年度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事業發展統計公報》顯示,2015年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中,各級財政補貼達4716億元,比2014年多補貼1168億元。

也就是說,一年的財政補貼總額增長超千億,增幅高達25%。

而基本養老金收支的增幅,決定了財政補貼力度的大小。2000—2016年我國基本養老金支出增幅遠高於收入增幅。而且自2009年[開始 的拚音:kāi shǐ],支出增幅大於收入增幅的趨勢逐漸凸顯,其中2014年達到了6%的增幅逆差高點。

在楊立雄看來,財政兜底基本養老金是國際慣例,“根據目前全國基本養老基金的運行情況,在較長的一段時期內,財政補貼的壓力還會繼續增大,而且會逐年增大。”

[圖片]

老齡化和提前退休或致未來潛在養老金缺口

當下結餘,並不意味著未來沒有危機。一係列數據顯示,我國城鎮職工養老保險基金的財務狀況越來越令人憂心,而導致未來養老金出現缺口的因素很多,有兩個基本因素不可忽略:一是提前退休;二是人口老齡化。

先說提前退休。相比全國,東北提前退休的人數更多,這跟近年來東北經濟的不景氣密切相關。

國務院振興東北辦原副主任宋曉梧曾撰文指出,“近年來,東北老工業基地國有[企業 的英 文:business]職工進入大規模退休期,2014年遼、吉、黑三省養老保險贍養比分別為1。9:1、1。7:1和1。4:1,遠超過全國3:1的[平均 的拚音:píng jūn]水平。”

“在北京基本上都是50歲左右退休,而東北很多人40多歲就提前退休了,這是造成養老金缺口的一個非常[重要 的英 文:important]的原因。”楊立雄認為,如果各地嚴格執行現行的退休政策(現行男性60歲退休、女幹部和科技人員55歲退休,女工人50歲退休),就會減輕養老金缺口負擔。“當然,適當延長退休[年齡 的英 文:age],對養老金缺口也會有積極影響。”

再看人口老齡化。[隨著 的英 文:Along with]我國老齡化程度的加劇,未來養老金“收不抵支”問題將異常嚴峻。

中國社科院發布的《中國養老金融發展報告(2016)》顯示,以65歲以上老齡人口看,2015年為1。5億人,占比為11。6%;預計2030年達到2。8億人,占比為20。2%;2055年達到峰值4 億人,占比27。2%,意味著到那時我國人口中有近三分之一是老年人。

從人口撫養比來看,各地的差異性也非常大。

據尹蔚民部長介紹,高的省份人口撫養比10:1,即10人養1人;低的省份人口撫養比是1。2:1,負擔是不一樣的。“我們的養老保險製度是20多年前建立的,當時人口撫養比是5:1,現在[已經 的拚音:yǐ jing]持續下降到2。8:1。隨著人口老齡化的加速發展,人口撫養比還會[發生 的拚音:fasheng]變化,所以如果不采取有力的措施,養老保險基金的運行就會出現問題。”

基本養老基金中央調劑製度方案提上日程

要緩解養老金缺口問題的方法有很多。在很多人看來,短期而言,實現製度上的全國統籌是更加直接[有效 的拚音:yǒu xiào]、也是迫在眉睫的解決方案。

去年8月,就有媒體報道稱,基本養老保險基金全國統籌方案初稿已經[[形成 的拚音:xíng chéng] 的拚音:xíng chéng],最快將在年底出台。但至今也沒有出台的消息。

基本養老保險基金全國統籌,就是把基本養老保險基金[全部 的拚音:quán bù]放在中央來統籌,在中央層麵大收大支,繳費由中央政府來管理,支出兜底也由中央政府來管理。這在2010年出台的《社會保險法》中已經有所體現。《社會保險法》提出,基本養老保險基金逐步實行全國統籌,具體時間、步驟由國務院規定。

2016年公布的“十三五”規劃繼續提出,實現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全國統籌。人社部此前也表示,最快於2016年底前出台基本養老金全國統籌方案。

屈指算來,基本養老保險基金全國統籌從《社會保險法》提出至今已6年有餘,依然猶抱琵琶半遮麵,原因是什麽?

楊立雄給出了答案:“根本問題是[如何 的拚音:rú hé]平衡和調整中央與地方之間以及不同地區之間的利益分配和責任。比如,廣東、江蘇、浙江等省份[由於 的英 文:Meanwhile]有大量年輕外來人口流入,養老金均有大量結餘。而東北三省由於老齡化嚴重,人口又外流,養老金出現虧空。如果實行全國統籌,這意味著養老金有結餘的省份要補貼養老金虧空的省份,這勢必會引發養老金有結餘省份的不滿。憑什麽我收的錢你拿去了?它們有[可能 的英 文:would]會把結餘用完之後再參與統籌。這樣就達不到統籌的目的。”

今年全國兩會透露出的信息已經表明,養老金全國統籌或許不會一步到位。

在國務院《關於2016年中央和地方[預算 的英 文:budget]執行情況與2017年中央和地方預算草案的報告》(下稱《報告》)中提出,社會保障和就業方麵,2017年在推進各項相關改革[工作 的拚音:gōng zuò]的基礎上,將研究製定基本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製度方案。

這也就意味著,基本養老保險基金全國統籌沒有實現,這輪改革隻是建立中央調劑金,多少有點遺憾。但是,樂[觀點 的拚音:guān diǎn]看,作為過渡階段的中央調劑金,或許也能解決部分地區養老金虧空的燃眉之急。

對於建立中央調劑金,楊立雄認為這並非長久之計,“如果隻是像省級統籌一樣,從地方養老保險基金中抽幾個點,建立一個中央調劑金,統籌層次並沒有得到真正提高,與之相關的很多問題仍然得不到解決。”

好消息是,有消息稱,[包括 的拚音:bāo kuò]中央調劑金在內的養老保險綜合改革方案,作為這一輪養老保險頂層設計的“重頭戲”正在漸行漸近,預計會在今年內正式公布並實施。

鄭秉文公開表示,中國基本養老保險體製改革采取的是全方位改革,實施的是一攬子解決方案。在目前的頂層設計中,養老保險基金投資運營、提高退休年齡和降低社會保險費,共同構成了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戰略部署。而且養老保險頂層設計方案已經基本確定了,隻是還沒有對外公布。

“這還是很值得我們期待的。”楊立雄信心滿滿地說。

特朗普上任兩周簽8條行政[命令 的拚音:mìng lìng]

號外號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強,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是XX你就堅持60秒!

精品测算
  • 出生日期
  • 出生时辰
  •     性   别

栏目导航

精品专题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