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磕贾跃亭的顾颖琼:就是要弄清钱去了哪里

时间:2020-06-27     来源:互联网
[圖片]顧穎瓊

上遊對話|死磕賈躍亭的顧穎瓊:就是要弄清錢去了哪裏

年末年初的這幾天,樂視實際控製人賈躍亭[幾乎 的拚音:jī hū]每天都[成為 的英 文:Become]關注的焦點:先是安排妻子回國[負責 的英 文:Responsible]處理國內債務[問題 的英 文:foul-ups],爾後又微博發文稱會盡責到底……

但同為身在美國死磕賈躍亭的顧穎瓊對這一切並不看好〖免费算命蔬菜收购〗。

北京時間1月2日晚(美國西雅圖[當地 的英 文:local]時間1月2日淩晨),上遊新聞-重慶晨報[記者 的英 文:journalists]與因爆料賈躍亭而[出名 的英 文:誰都認識你],身在西雅圖的顧穎瓊博士進行了對話。

顧穎瓊曾先後就職於微軟、eBay等互聯網公司,擔任軟件工程師。從去年7月11日[開始 的拚音:kāi shǐ],顧穎瓊在微信[公眾 的拚音:gōng zhòng]號“顧穎瓊博士說天下”連續刊發《精彩呈現賈躍亭跑路全時間過程,如果這不叫跑路,什麽叫跑路?》等5篇與賈躍亭相關的文章,曝光賈躍亭在美國的房產以及所謂賈躍亭相關內幕。

去年8月29日,賈躍亭的律師向顧穎瓊發出律師函,此後的9月29日顧穎瓊被訴訟,目前官司還在訴訟階段。

一個有擔當的男人[不該 的英 文:never should][老婆 的拚音:lǎo po]出來頂包

上遊新聞:有人說你揭露賈躍亭行蹤是為了蹭熱點■免费算命免税港口■。

顧穎瓊:好像也沒有蹭熱點啊,我揭露賈躍亭的[時候 的拚音:shí hou]是2017年7月份,那時候如果我不寫的話他[應該 的英 文:yīng gāi]就安安靜靜地過去了。當時不算熱點。[而且 的英 文:but]過去我寫過很多人,寫過第一首富、第三首富等。我這個東西就是寫著好玩兒。

上遊新聞:賈躍亭在1月2日對《北京證監局責令賈躍亭回國履責通告》回應稱:願個人[全部 的拚音:quán bù]承擔非[上市 的英 文:list]公司欠上市公司債務,你怎麽看?

顧穎瓊:[我們 的拚音:wǒ men]現在要說的[事情 的英 文:affair]不是我願意說什麽,或者是什麽表態,我們更想看到是事情是賈躍亭是否真的把錢拿出來還給[中國 的英 文:China]老百姓。不光中國老百姓,還有中國的投資者、供應商、中國的銀行,我反對的是他把錢拿到美國去,但跟美國又沒什麽關係,[都是 的英 文:All are]靠中國發的財。所謂說的肉爛也要爛在[自己 的拚音:zì jǐ]的湯裏麵,對不對?

上遊新聞:你認為賈躍亭會回國承擔起[所有 的拚音:suǒ yǒu]責任嗎?

顧穎瓊:要回來早回[來了 的英 文:老弟],一個有擔當的男人不該讓他老婆出來頂包。

上遊新聞:賈躍亭在回應中稱部分自媒體的不實或惡意報道,也給公司經營帶來巨大[影響 的拚音:yǐng xiǎng],導致非上市公司經營性流動資金枯竭,進而引發樂視[體係 的英 文:systems]公司全麵陷入資金困境。你通過自己的微信公眾號“顧穎瓊博士說天下”發表文章,是否是導致其陷入困境的自媒體之一?

顧穎瓊:我哪有那麽大本事,他粉絲上千萬,我又不是深交所,怎麽能有那麽大能量。要[相信 的英 文:上帝會存在的]老百姓、銀行、供應商們自己的判斷。

死磕賈躍亭,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上遊新聞:去年9月,賈躍亭向美國法院申請對你發出臨時禁令並起訴你,有沒有[感 的拚音:gǎn]到意外?

顧穎瓊:其實在美國這是很正常的一部分,尤其是民事案件,告來告去這都是很正常的。第一他先是從洛杉磯告的,然後現在是在西雅圖告的,在美國這是生活中很正常的一部分,非常正常。

上遊新聞:華盛頓地方法院宣布的禁令在生效期間,你是否會以[其他 的拚音:qí tā]方式繼續揭露賈躍亭?

顧穎瓊:既然都是禁令了,有些東西就不能說了。[但是 的拚音:dàn shì][已經 的英 文:have been]請了律師,請他處理所有的情況,盡快把禁令給打翻過去。美國法官也[建議 的拚音:jiàn yì]我找律師,他說在美國我們就要按照美國的方式來玩兒。也不是說揭露賈躍亭,這也沒什麽揭露,做的事情就是[這樣 的拚音:zhè yàng]子的你還揭露什麽,已經光著屁股大街上跑了。

上遊新聞:你是否會與賈躍亭“死磕”到底?

顧穎瓊:事已至此,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上遊新聞:你之前所爆料賈躍亭信源是否可靠?

顧穎瓊:[這些 的英 文:These]信源來自我的朋友們,還有網絡搜索等,這些都是公開的信息。我沒有窺探過賈先生,畢竟物理距離也有2000公裏左右。

上遊新聞:你在寫揭露賈躍亭的文章前是否核實過信源?文章真實[度 的英 文:attitudes]和可信度[有多少 的拚音:yǒu duō shǎo]

顧穎瓊:核實過啊,都是我很可靠的朋友提供的。

上遊新聞:美國華盛頓州當地高等法院裁定“存托文件係偽造文件”,你怎麽看?

顧穎瓊:他們壓根沒裁定,我們隻是在禁令階段,開庭還早。

上遊新聞:你能確保信托文件的可信度是百分之百嗎?

顧穎瓊:賈先生沒有否認他在做信托這件事,我的文章也是在說賈先生在做這件事,[成功 的英 文:走上人生巔峰]之後,大家的錢就回不來了,法庭上都會有的。

我想讓大家[知道 的英 文:knew]股民的錢去了哪裏

上遊新聞:你曾說過最初寫爆料賈躍亭的文章是 “寫著好玩”,這種為了“好玩”的初衷何以演變成持續不斷的“死磕”?

顧穎瓊:沒辦法啊,都不[準備 的拚音:zhǔn bèi]寫了,該寫的都寫完了,他開始告我了。

上遊新聞:目前為止你為了這個案子花了多少費用?

顧穎瓊:律師費、差旅住宿費,要接近3萬[美元 的拚音:měi yuán]了。

上遊新聞:你最終的訴求是什麽?

顧穎瓊:想讓大家知道錢到底去哪裏了。

上遊新聞:你[如何 的英 文:how]看待外界對你揭露賈躍亭目的的質疑?

顧穎瓊:沒事啦,搞清楚錢去哪裏了,最好。

上遊新聞:你曾說讓孫宏斌團隊學吳亦凡團隊“微信[立刻 的英 文:gogo]轉賬,立刻刪除”,你揭露的最終目的是為了掙錢嗎?

顧穎瓊:是他們自己提出來的,用錢[解決 的英 文:settle]問題的。我文章本身都是寫著玩的。我可沒脅迫過任何人,寫文章也不是我全職。

上遊新聞:你曾經說寫賈躍亭是為了“中國股民”,但後來為何又索要20萬美元“封口費”?這與你的初衷是否相違背?你是否認為這無關乎“道德問題”?

顧穎瓊:第一,不是索要,是美國律師自己問的。第二,(股民的錢)都是民脂民膏啊。第三,和美國法官說的一樣,我尊重不同文化,不過在美國,就按美國方式來。我很反對把中國人的錢弄到美國來花,我們又不是[世界 的拚音:shì jiè]第一。

上遊新聞:你是否說過提出20萬美金的“封口費”是你開[玩笑 的英 文:joking]的?

顧穎瓊:那是我和律師私聊的時候,他問起來的。美國這麽做很正常的。

上遊新聞:那你的回答是認真的還是開玩笑的?

顧穎瓊:笑著說的,沒指望有過回報。因為他之前說的[一些 的英 文:some]話很搞笑,律師說“你這個little man幹嘛要去挑戰一個giant?你沒[家庭 的拚音:jiā tíng],沒生活,沒[工作 的拚音:gōng zuò]嗎?”然後就問了我需要多少閉嘴,哈哈,你說我該怎麽說?

上遊新聞:“20萬美金”是你認為符合你期待的數目,還是確實隻是“順口一說”?

顧穎瓊:真順口一說,我[覺得 的英 文:felt]不錯,[可以 的英 文:can]買輛FF91。

上遊新聞:外界認為你爆料“賈躍亭”後又索要封口費是在敲詐,你怎麽看?

顧穎瓊:按照美國的玩法來,大家應該側重在韭菜的錢到底去哪裏了,而不是我。

上遊新聞:你和賈躍亭的官司目前進展到了哪一步?

顧穎瓊:弄了兩個地方,一個洛杉磯,一個西雅圖,開庭估計要等到年底了。

上遊新聞-重慶晨報記者 沈度 實習生 吳秋楠。

責任編輯:張義淩

新浪新聞公眾號

更多猛料!歡迎掃描左方二維碼關注新浪新聞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精品测算
  • 出生日期
  • 出生时辰
  •     性   别

栏目导航

精品专题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