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剑英女儿:得知我考导演系 父亲一星期没理我

时间:2020-06-23     来源:互联网

(法製晚報[記者 的英 文:journalists] 杜雯雯 田寶希 編輯 陳品)談起十大元帥之一的葉劍英,[人們 的英 文:People]印象中更多的,是叱吒疆場的[軍事 的英 文:military]家葉帥■免费算命集团网址■。

戎馬一生的傳奇元帥葉劍英有6位子女。

現年76歲的葉向真人生角色豐滿多樣,經曆過[許多 的英 文:many]跌宕起伏:葉帥寵[愛 的拚音:ài][女兒 的拚音:nǚ ér]、被江青點名抓捕入獄近四年的囚犯、治病救人的外科手術醫生、獲得百花獎最佳[故事 的英 文:fable]片的[電影 的拚音:diàn yǐng]導演……

今天(4月28日)正值葉劍英誕辰120周年,《法製晚報》記者專訪了葉向真。在她的記憶中,父親既平易近人愛好文藝,同時也十分嚴苛,甚至會把犯錯的女兒關進小黑屋作為懲罰。他還要求子女[不要 的拚音:bù yào]有特殊化思想,要把[自己 的英 文:his]當成一名普通的勞動者。

[圖片]青年時期的葉向真與父親

葉式[教育 的英 文:education]:不動手打 犯錯關小黑屋

1941年出生在延安的葉向真,在[兄弟 的拚音:xiōng dì][姐妹 的英 文:sisters]中排行老四,她出生時,父親[已經 的拚音:yǐ jing]44歲。

童年時光,葉向真多跟[隨著 的拚音:suí zhe]父輩在南征北戰的輾轉中[度 的英 文:attitudes]過,即使光看[曆史 的拚音:lì shǐ]照片,葉劍英對女兒的寵愛之情也溢於言表。

黑白照片中,幼時留著齊耳短發、別著一枚發卡的葉向真被葉劍英高高抱起,兩隻小手環著父親的脖子,父女倆頭靠著頭,葉帥嘴角上翹笑意盈盈;另一張影像中,[穿著 的英 文:wears]碎花連衣裙的葉向真天真微笑著,緊緊倚靠在一身軍裝的父親身旁……

法晚:現在回想起幼年在延安的生活,是什麽樣的?

葉向真:生活還是比較艱苦,但我那時年紀小,孩子嘛,隻關心好玩不好玩。陝北那[時候 的拚音:shí hou]很貧困,吃的大米[都是 的拚音:doushi]在南泥灣開荒種植的,父輩們去種地的時候也會帶上我,在旁邊地上鋪一張小毯子,把我放上麵,反正我也爬不遠。

我記得,那時候沒有什麽零食,大人從井裏打水,把木頭削空做成水槽,水槽用久了會有裂縫,到冬天滴下來的水就會結成冰柱,[我們 的英 文:we][這些 的英 文:These]小孩就把冰柱掰下來當零食。

[圖片]幼年時期的葉向真與父親

法晚:在您印象中,父親是什麽性格的人?

葉向真:父親比較開朗,沒有那種做官的架子,有些軍事幹部很嚴肅,會給周圍人不太好接近的[感 的拚音:gǎn]覺,但我父親比較平易近人,[而且 的英 文:but]他對[藝術 的英 文:art]也比較[喜歡 的英 文:enjoy],他們還自己搞樂隊,有拉二胡的、拉小提琴的,大家空閑的時候會湊在[一起 的英 文:with][娛樂 的拚音:yú lè]。現在咱們流行廣場舞,那時候每到禮拜六,大家都時興跳交際舞。

延安那會兒,領導人們都很親切。1945年,國共談判,我父親去了重慶,母親正好犯肺結核住院,我沒人管,就住到朱老總家,我睡外麵的一個行軍床上,他和夫人康克清老兩口就住裏麵的床,中間就拉了一個簾子,白天他們到哪兒都[帶著 的英 文:with]照顧著我。

法晚:父親對於你們的教育方式是什麽樣的?會立家規麽?

葉向真:沒有特別的家規,都是就事論事的教育,他不動手打人,但會用小懲罰的方式來教育我們。在延安,我四五歲那會兒,吃飯一邊吃一邊玩,飯粒掉得滿地,大人說了幾次我也不聽,父親就嚴厲地懲罰。

那時,窯洞旁邊會挖[一些 的英 文:some]小洞用來儲物,沒有窗戶,隻有一個小木門■免费算命全球旅游■。我犯[錯了 的英 文:Designers],父親像拎小雞兒似的把我拎進去,關在“小黑屋”裏反省,這就是他對我最嚴厲的懲罰,小時候都怕關黑屋,下次就不會再犯。

得知女兒考上導演係 一[星期 的英 文:week]不和她講話

1949年初,葉向真跟隨父親來到北京,平和溫馨的少年時光由此開啟。

小學的時候,[老師 的拚音:lǎo shī]讓大家暢想未來“我的誌願”。彼時,受蘇聯卓越的園藝學家、植物育種學家米丘林的故事[影響 的拚音:yǐng xiǎng],葉向真也[希望 的英 文:hope][成為 的英 文:Become]那樣的對社會有貢獻的人,她的這個想法還得到父親的讚揚和[支持 的拚音:zhī chí]

[然而 的英 文:however],在葉向真19歲的時候,她卻意外考取了北京電影學院的導演係,[由於 的拚音:yóu yú]跟父親早期的期許不同,父女倆為此還鬧了一陣“不愉快”。

[圖片]76歲的葉向真[接受 的拚音:jiē shòu]法晚專訪

法晚:是什麽樣的契機讓你選擇考導演係,走文藝路線?

葉向真:其實在學業上,父親不怎麽管我們這些孩子。大哥葉選平、大姐葉楚梅都被[送到 的英 文:sent]蘇聯學習,會寫信給父親匯報學習、生活的情況,所以他不太[擔心 的英 文:worry about]

我在中學時很活躍,喜歡參加各種文體活動,沒征求父親的[意見 的拚音:yì jian]自己就考電影學院,並且同批考試的人裏麵我分數也是最高的,就考上了。

法晚:父親[知道 的英 文:knew]你考上導演係,是什麽反應?

葉向真:他不是太滿意我學藝術,對於我沒有考農學很介意,知道我考上電影學院後,他雖然不高興,但也沒訓我,但知道後的那一個星期都不跟我講話,哈哈。

法晚:您母親給過意見嗎?

葉向真:母親基本上不太管,她一直有結核病,那個年代結核病沒有特效藥醫治,醫生害怕傳染,也不能和她太近距離接觸,那時候的肺結核就被認為像得了癌症那麽嚴重。

“文革”中被江青點名 入獄近四年

60年代,“文革”浪潮席卷[中國 的英 文:China]大地。彼時[負責 的英 文:Responsible]主持軍隊[工作 的拚音:gōng zuò]的葉劍英還因反對江青等人在文化大革命中的行徑拍案怒斥而至手部骨折。

1967年,江青為了整倒葉劍英,找到所謂的“黑材料”,將葉家6人連同[保姆 的拚音:bǎo mǔ]一並關進了[監獄 的英 文:吃國家飯]中,葉向真首先被逮捕。當時,年僅26歲的葉向真與第一任丈夫、鋼琴家劉詩昆結婚才五年,他們的[兒子 的英 文:Son]毛毛僅三歲,考慮到當時的政治環境兩人無奈[離婚 的英 文:divorce]

法晚:當時被關進監獄是什麽情況?

葉向真:當時江青抓了一批人,我就是江青點名要抓的人。在北京,關在正式的監獄裏,我被關在一個單間裏,家人不能來探視,也不能跟外麵通信,父親都不知道我在裏麵是什麽情況。

[圖片]葉劍英與家人合影,二排左二為葉向真

法晚:在監獄裏的生活是什麽樣的?

葉向真:一個幾平米的小房間裏有個裝著柵欄的小窗戶,也曬不上什麽太陽,一扇木頭門外麵還有個小簾子,外麵[可以 的英 文:can]看到牢房裏麵,但從裏麵看不見外麵的情況。

每個房間裏有一個鐵桶(馬桶),每天早晨和下午,可以讓你出來倒兩次。到了後期,才[開始 的拚音:kāi shǐ]有放風,因為人長期在小屋裏不出去的話,連路都不會走了。有時候沒吃完的窩頭放在窗台上,躺著睡覺。就會有大老鼠從門縫跑進來,我特別害怕。

法晚:那幾年的時光感到絕望過嗎?是怎麽熬過來的?

葉向真:剛開始去的時候各方麵都不習慣,[感覺 的拚音:gǎn jué]被圈起來,之後自己要在那樣的環境裏找到樂趣。那時候吃飯以窩頭、菜湯為主,太無聊的時候我把窩頭的渣碾碎了放在窗台上,看螞蟻跑過來搬走吃,就[覺得 的英 文:felt]挺好玩。

監獄裏的牆都是水泥的,我把擦臉油的蓋子當做刀一樣,割下一縷頭發,用衣服上的線頭揪下來綁成一把小刷子的樣子,拿水蘸著在水泥牆上寫字兒。

跨界當外科醫生 多年後重回電影界

在獄中度過難熬的近四年時光後,1970年,幸由周恩來總理向毛主席提起葉向真被關在獄中一事,29歲的葉向真重獲自由,回到了家人身邊。

此後,她的人生軌跡又進入下一個階段,兩年後,她改名進入到北京醫學院學醫,[畢業 的英 文:finishes]後在解放軍301醫院做了7年的外科醫生。

直到“文革”[結束 的英 文:End]後,1979年,葉向真以筆名“淩子”重回文藝界,在中國新聞社拍攝紀錄片,並於80年代執導了當時引起軒然大波的電影《原野》,後該片獲百花獎。

1986年10月,89歲的葉劍英逝世。次年,葉向真[離開 的拚音:lí kāi]電影界,與第二任丈夫、攝影師羅丹前往[香港 的英 文:中國香港],直到2009年,她與丈夫返回內地,全身心致力於推廣[中華 的英 文:Chinese nation]優秀傳統文化至今。

[圖片]葉向真接受法晚專訪

法晚:從監獄出來時是什麽樣的情況?

葉向真:我先被送到兒子和我母親住的地方,那時候兒子已經六歲了,好幾年不見,他不認得我了。我叫他的名字,他看了我掉頭就跑,我還奇怪呢。後來他[告訴 的拚音:gào su]我,他跑回家拉開抽屜去看照片,看是不是媽媽,確認了才又才又跑出來。

一兩天後,我與父親見麵,他那時候看見我因為長期在監獄裏,都不會說話了,整個人的狀態看起來很不好,像傻掉了。再加上在獄中我得了很嚴重的胃下垂,很多東西吃了不消化,就找了醫生,說讓我先去醫院好好檢查身體休養。

法晚:後來中間一段時間是去從事醫療工作?不做文藝創作?

葉向真:當時江青還在,文藝界的東西都還是她管著,所以不能再做,正好北醫當時有[機會 的英 文:offer],就去了。

法晚:你的人生中有很多角色,小時候想做農業,中途做了醫生,後來又當導演,這些角色中你自己更喜歡哪個?

葉向真:我覺得都很好,各有各的好,做醫生的話可以治病救人。在301醫院的時候,我有[一次 的拚音:yī cì]在外科值夜班,一晚上[來了 的英 文:老弟]四個闌尾炎的病人,我連續做了四台闌尾手術。

但不管怎麽說,我專業就是學導演的,當時也想著以後要是有機會還是會回到老本行,後來有機會到中新社去拍紀錄片就回到自己的專業上了。

特朗普上任兩周簽8條行政[命令 的拚音:mìng lìng]

號外號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強,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是XX你就堅持60秒!


本文由◆免费算命版权所有◆发布;
精品测算
  • 出生日期
  • 出生时辰
  •     性   别

栏目导航

精品专题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