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原水利厅长受贿2亿 红包多到记不清谁送的

时间:2020-06-17     来源:互联网
免费算命新能源    

年僅28歲就走上領導幹部崗位,曆任惠州市副市長、常務副市長,省水利廳副廳長、廳長,官至正廳的黃柏青,於今年4月29日被省紀委宣布查處。《廣東黨風》雜誌發文披露,據黃柏青交代,其於逢年過節收受省水利廳、省屬有關[企業 的拚音:qǐ yè]、惠州市黨政領導幹部與社會老板賄賂、禮金近2億元。黃柏青的妻子陳某、[兒子 的拚音:ér zi]黃某與他一道,構築起一個腐敗網絡,[[形成 的拚音:xíng chéng] 的拚音:xíng chéng]了丈夫權力運作、妻子大肆索賄,老子在國內辦事,兒子在境外收錢的腐敗鏈條。

這篇名為《靜水之下,貪欲潛流》的文章指出,在擔任省水利廳廳長期間,黃柏青的違紀違法發展到登峰造極的程[度 的英 文:attitudes]。以利為繩編織出相互交織的“共腐關係圈”,政商勾結,上下串通,暗箱操作,買官賣官等呈現網狀牽連。

收紅包多到想不起是誰送的

黃柏青打開廉潔自律防線的缺口,是在1992年。

據《廣東黨風》雜誌文章稱,彼時,黃柏青任惠州市經貿委主任,因公到[香港 的拚音:xiāng gǎng]出差。在尖沙咀的[酒店 的拚音:jiǔ diàn]房間內,當惠州市大亞灣某公司董事長譚某將一個大信封塞到黃柏青手上,黃柏青嚇了一跳。

“你以為是在大陸嗎?幾萬塊在香港都買不了一兩件像樣的東西。沒事,別人都[這樣 的英 文:then]免费算命午报■。”譚某的一番話如同一針鎮靜劑,使略有顧慮的黃柏青收下了這筆錢。

僅僅一年之後,他的收款金額就飆升到百萬級。

[由於 的拚音:yóu yú]幫助時任經貿委副主任張某出具立項批文,黃柏青將200萬元的[感 的拚音:gǎn]謝費帶入囊中■免费算命机械设备■。雖然有點擔驚受怕,但當時急需用錢的黃柏青仍然欣然納之。

據黃柏青交代,在其擔任惠州市經貿委主任、惠州市副市長、省水利廳廳長期間,於平時逢年過節收受省水利廳、省屬有關企業、惠州市黨政領導幹部與社會老板賄賂、禮金近2億元。其中不少是[一些 的英 文:some]老板和領導幹部以“人情往來”為由交到黃柏青及其家人手裏的,少則一萬兩萬,多則成百上千萬。對於每一筆賬,黃柏青與其妻子陳某都默默記在心裏。如果有一年行賄者沒有“納貢”,陳某還會[覺得 的英 文:felt]奇怪。

黃柏青收受的紅包禮金之多令人咋舌。專案組曾在黃家發現一個裝有六萬歐元的信封,但直到[接受 的英 文:accepted]組織調查,夫妻二人都想不起是誰送的。

黃柏青有一個“交往不交易”的謬論,認為並沒有[發生 的拚音:fasheng]實質性的權力交易,收點紅包禮金不過是“禮尚往來”。在[離開 的拚音:lí kāi]惠州後,他也收受一些老同事和[當地 的拚音:dāng dì]老板的紅包禮金,認為“反正已與他們[已經 的拚音:yǐ jing]脫離直接關係了”。[然而 的拚音:rán ér][或許 的英 文:stiII]他們不追求立竿見影的回報,但[這些 的英 文:These]進貢者[都是 的英 文:All are]為了獲得權力的庇護和回報。

把重大工程變成了“分豬肉”

2006年,黃柏青調任省水利廳副廳長,[不久 的英 文:shortly]後升任水利廳廳長。

《廣東黨風》雜誌稱,麵對省水利廳內“互相勾結、各取所需”的“潛[規則 的拚音:guī zé]”,黃柏青[不僅 的英 文:not only]沒有[大力 的拚音:dà lì]整飭,紮緊籠子,[反而 的拚音:fǎn ér]更進一步將這種“潛規則”發展為“明規則”,“利益分割”[成為 的英 文:Become]係統內的公開秘密,一個重大工程往往如“分豬肉”般在多個關係人間分配。

他在省水利係統內部經營著[自己 的拚音:zì jǐ]的利益圈子,彼此間以利祿相勾結,以升遷相依附,將工程項目、采砂等“香餑餑”作為圈內人獲取利益的“自留地”,在工程[建設 的英 文:building]中相互照顧、[支持 的英 文:support],默許圈內人資質不高的關係戶參與其中,進行所謂的“利益分割”,將紀律規矩、製度條文束之高閣、置之不理。

黃柏青的違紀違法[問題 的英 文:foul-ups]涉及工程建設、土地拍賣、河砂開采、資金分配、人事安排等多個領域。擔任水利廳廳長後,黃柏青通過為[深圳 的拚音:shēn zhèn]市某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惠州市某實業有限公司等企業在獲取水利建設工程、電站特許經營權、河道采砂經營權等事項上提供幫助,斂財近億元,收益不菲。

與他的前同事、省水利廳原副廳長呂英明一樣,黃柏青也難以抵禦非法采砂領域的利益誘惑,為采砂老板充當“[保護 的英 文:protects]傘”。黃柏青坦言,他所染指的東江非法采砂行為之所以持續時間長,超采超量嚴重,其中一個[重要 的英 文:important]原因就是[金錢 的拚音:jīn qián]開路,用它提取的利潤點數打點關係。

2009年至2011年期間,黃柏青為廣東某節能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顧某獲取西江筍圍標段采砂經營權及辦理該標段河道采砂證延期事項上提供幫助,收受錢款及禮品數百萬。

2010年,在黃柏青知情的情況下,顧某將該公司30%的股份送給黃柏青的兒子黃某。黃柏青法紀意識步步淪喪,成為非法采砂背後黑色利益鏈條上的螞蚱,致使非法采砂“禁而不絕”,河道生態與河道[安全 的拚音:ān quán]不堪重負,資源幾近枯竭。

妻子逢年過節給老板打電話索賄

“冰冷的手銬有我的一半,也有妻子的一半。”這句貪腐名言在黃柏青身上同樣適用。

黃的妻子陳某、兒子黃某與黃柏青一道構築起一個腐敗網絡。其中,黃柏青作為軸心,[負責 的英 文:Responsible]權力運作。陳某不僅為贓款接收者與操盤手,負責開設並[管理 的英 文:managing]賬戶隱匿犯罪所得,更不時跳到台前拉起大旗作虎皮,以或含蓄或露骨的方式大肆索賄。

每次外出與社會老板吃飯,黃柏青都攜眷參加,一有紅包禮金遞至眼前,黃柏青便以一句“這是婦女的事兒”,將收錢一事推給陳某。逢年過節,陳某邊打電話給一些老板,稱“老黃回[來了 的拚音:lai l],什麽[時候 的拚音:shí hou]過來坐坐”,背後卻掩藏著“快來進貢”的潛台詞。

遇到家有喜事,如兒子結婚、添丁等,她便在老板前故意笑得合不攏嘴。在對方的好奇發問下她將[事情 的英 文:affair]和盤托出,對方也“識做”地將禮金奉上。在陳某看來,即使收了紅包,隻要不幫對方辦事或者辦一些“舉手之勞”而不觸犯法律的事情是沒關係的。對於一個曾擔任某銀行紀委書記、巡查三組組長的領導幹部而言,這種想法荒唐至極。

幫兒子運作當上省人大代表

而黃柏青的兒子黃某,則是黃柏青與不法商人利益輸送的工具。從2009年下半年至今,黃柏青以借錢的名義向廣東某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莊某“索取”200萬元給黃某做生意,又通過所謂的“項目[合作 的英 文:cooperation]”,以贈送幹股分紅的[形式 的拚音:xíng shì]獲得共計2000多萬元,還有事先口頭約定但尚未到賬的共計人民幣3000多萬元,假借生意合作之名行權錢交易之實。

取得香港戶口的黃某還在香港開設銀行賬戶替父洗錢,形成了“老子在國內給人辦事,兒子在境外大肆收錢”的腐敗鏈條。

此外,黃某在黃柏青的運作下同被選為第十二屆省人大代表,後又被推選為區縣政協委員。兩人並未正確履職用權,而是將人大代表與政協委員的頭銜當成“借機牟利、蔭庇罪行”的“安全帽”、“保護傘”。

辦案人員指出,黃柏青之所以走上貪腐不歸路,與其妻子的推波助瀾以及對兒子的“錯[愛 的英 文:love]”有[很大 的拚音:的JJ]關係。即使在調查期間,黃柏青依然庇護妻子,甚至認為她“曾經做過紀委書記,還有一些覺悟”。但實際上,黃的妻子陳某倚仗其權利插手工程,收錢收物不乏其例。

另外,據專案組反映,黃柏青與其妻子長期以來疏於與兒子交流,在惠州擔任領導幹部期間,與兒子的溝通[主要 的拚音:zhǔ yào]靠書信,從小到大兩人的談話不多於十次。在去年10月知悉省紀委正核查自己問題時,黃柏青與黃某的交流才慢慢多了起來,但兩個人談的最多的就是[如何 的拚音:rú hé]抹平賬目,對抗調查。

篡改[會議 的拚音:huì yì]紀要,搞“一言堂”

《廣東黨風》文章稱,與今年來廣東查處的眾多“一把手”腐敗案件類似,黃柏青也存在著組織紀律渙散,長期違反民主集中製原則,獨斷專行,搞“一言堂”的問題。黃柏青表示,雖然每次開黨組會議他都讓黨組成員發表[意見 的拚音:yì jian],但他心裏卻深知“那些人說的都不算什麽”,甚至肆意篡改會議紀要。

據黃柏青交代,20多年來,他不曾踏進黨校課堂一步,不是因[工作 的拚音:gōng zuò]忙而推掉,就是因不屑於學習而缺席。更令人驚訝的是,黃柏青在水利廳當了七年廳長,竟沒有以普通黨員身份參加過[一次 的英 文:Once]組織生活,黨費也是由黨委秘書代交,而每年的紀律學習[教育 的拚音: jiào yù]活動,對他更是“耳旁風”。

在運作一大型水電站經營權出讓的過程中,黃柏青無視製度,不按規定程序辦事,妄圖避開公開招標出讓核電站的特許經營權,並拒絕將招標方案上報至省財政廳審批。知悉自己被調查後,黃柏青更是搞攻守同盟,對抗組織審查。攀比、僥幸、補償等多重心理共同交織,是黃柏青拒腐防變防線節節敗退的重要推手。

黃柏青直陳,在工作中他常常大筆一揮批下去數億資金。相比之下那些老板,一下子就將數十億的利益袋入囊中,黃柏青總覺得自己作為一個有能耐的人,[應該 的英 文:yīng gāi]擁有多於眼前的財富。

據披露,在2006年的仕途低潮期,黃柏青甚至被“組織靠不住,兒子才可靠”的想法裹挾,“升不了官就撈錢”的補償心理蠢蠢欲動,於是四處為兒子找資金,打著項目合作的幌子向莊某、顧某等老板索取現金與幹股。十八大後,黃柏青[開始 的拚音:kāi shǐ][擔心 的拚音: dān xīn]“東窗事發”,他甚至想過自首,但這種想法很快就被僥幸心理替代。

黃柏青坦陳,在他擔任黨組書記、廳長期間,從沒有專題研究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甚至出了問題以後也不研究如何去追究責任,而是想辦法找關係“擺平”。黃柏青事後反省:“一方麵怕[影響 的拚音:yǐng xiǎng]單位的[形象 的拚音:xíng xiàng],客觀上有誤導作用;另一方麵自己屁股也不幹淨,怕對腐敗問題亮劍引火燒身。”

更多猛料!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新浪新聞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圖片] 中美網安對話應避免聾子爭吵

合作不對抗,這才是中美兩國[解決 的英 文:settle]網絡安全問題的正途。中美網絡安全對話,中美雙方尤其是美國,應該秉承解決實際問題的態度進行溝通,避免“聾子間的爭吵”。如此,才能達成[有效 的拚音:yǒu xiào]共識,真正推動兩國網絡安全領域的互信與合作。

女生KTV陪酒為何撤整個[學校 的英 文:school]

雖然衛計局的調查中未明確女生陪酒究竟屬於主動還是被動,也未明確這位杜姓“校長”當時有沒有對女生動手動腳,[但是 的英 文:But],一間KTV裏能夠[出現 的英 文:There]“校長”、班主任與女生把酒同歡的情形,這所學校的教學風氣與管理混亂,已經足見一斑。

生育二孩什麽時候不再艱難?

生育二孩在政策層麵已不會太艱難。甚至[可以 的英 文:can]說,全麵放開二孩之後,[人們 的英 文:People][不要 的英 文:壓嘛碟]生二孩的“艱難”,重點將不在於國家是否[允許 的拚音:yǔn xǔ]生育,而在於你想不想生——這一點[我們 的英 文:we]隻要參照[單獨 的英 文:alone]二孩在多地遇冷的情況就不難想見,比如在上海單獨二孩的申請比例竟不足5%。

[經濟 的英 文:economic]塌陷的東北該如何振興?

[中國 的拚音:zhōng guó]經濟整體麵臨下行壓力時,剛剛複蘇的東北再次陷入了低迷的泥淖,甚至成為[區域 的英 文:regional]性塌陷的樣本。新一輪東北振興政策的出台可謂恰逢其時,但問題是再次告急的東北,能否依靠新一輪政策紅利實現逆襲?

精品测算
  • 出生日期
  • 出生时辰
  •     性   别

栏目导航

精品专题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