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延长二孩产假 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

时间:2020-06-15     来源:互联网
免费算命政策措施    

賀優琳 鼓勵生育二孩應適當延長產假

[圖片]全國人大代表、廣東省[中山 的拚音:Zhongshan]紀念中學原校長賀優琳。新京報資料圖片/韓萌 攝

2015年10月29日,十八屆五中全會公報提出:2016年元旦起全麵實施一對夫婦可生育兩個孩子政策。

[中國 的拚音:zhōng guó]實行了30多年的獨生子女政策退出[曆史 的拚音:lì shǐ][舞台 的拚音:wǔ tái],全麵二孩時代到來。

輿論認為,這一政策最終落地與多年來民間和學界的推動有關■免费算命网站建设■。全國人大代表賀優琳就是其中一員。

自2011年[開始 的拚音:kāi shǐ],賀優琳連續五年在議案中提出全麵放開二孩。“全麵放開二孩,越晚越被動。”為了表達[自己 的拚音:zì jǐ]急迫的呼籲,他在去年議案的標題中特意加上“強烈”兩字。

近日,在[接受 的英 文:accepted]新京報[記者 的英 文:journalists]采訪時,賀優琳說人大代表的身份意味著責任和擔當,“[我們 的英 文:we]不能當啞巴代表,也不能當不切實際放炮、說‘雷人雷語’而不做調研的代表”。

★對話人物

賀優琳 全國人大代表、廣東省中山紀念中學原校長■免费算命相融互促■。自2011年開始,連續五年在議案中呼籲全麵放開二孩。

我剛開始當代表的[時候 的拚音:shí hou],有的代表問我說:“賀代表,你想不想連任啊?你提的[問題 的英 文:foul-ups]這麽尖銳,你會得罪人的”。我說基層代表比例不高,我[不僅 的拚音:bù jǐn][教育 的拚音: jiào yù]方麵的代表,更是人民的代表。我[希望 的英 文:hope]百姓的聲音通過我們[這些 的拚音:zhè xie]人民代表反映上去。我們不能當啞巴代表,也不能當不切實際放炮、說“雷人雷語”而不做調研的代表。

談“五提放開二孩”

“開始呼籲時,有人說是和國策唱反調”

新京報:去年10月29日晚上,中央宣布放開全麵二孩。你還記得當時的情形嗎?

賀優琳:那天晚上在新聞聯播之前,我就打開電視開始等待。結果確實放開了,我很開心很激動。那幾天,很多媒體和[家庭 的拚音:jiā tíng]給我打電話表示[感 的拚音:gǎn]謝。

新京報:最初關注到全麵二孩的契機是什麽?與你的[工作 的拚音:gōng zuò]背景有關係嗎?

賀優琳:作為教育工作者,我[感覺 的英 文:很爽]到小學在萎縮,並校的情況屢有[發生 的英 文:occasionally occurred],還[出現 的英 文:There]了大量剩餘的學位。我意識到,這是人口政策出現問題了。

一孩政策施行了30多年,老齡化非常嚴重,年輕人贍養老人的壓力也非常大。此外,還有失獨家庭、空巢老人等一係列嚴重的社會問題。當時我迫切地感覺必須要放開二孩。

新京報:在調研人口問題的過程中,有沒有印象深刻的細節?

賀優琳:各地都出現了用工荒的問題。[一些 的拚音:yī xiē][企業 的英 文:business]主害怕放假和過年,他們不[知道 的英 文:knew]假期後[有多少 的拚音:yǒu duō shǎo]工人年後還會回來。企業也不敢接第二年的訂單,怕人手不夠不能準時完工,要違約賠錢。

我調研發現,出現這種現象的原因並不是因為待遇低,而是因為適齡的青年人在減少。以前,在廣東有大量求職者,求職的人在廠門口排長隊。而現在,各個路口都有“招工”的廣告。

新京報:什麽時候開始呼籲的?

賀優琳:我在2010年就開始口頭呼籲,從2011年開始連續五年提議案呼籲全麵放開二孩。即使在放開[單獨 的拚音:dān dú]二孩後,我依然是不滿意的,這個決策太謹慎了。

新京報:這個過程中遇到了什麽壓力?

賀優琳:民間對我的呼籲還是比較[支持 的英 文:support]的。[但是 的拚音:dàn shì]一開始,我還是感覺到來自一些部門的壓力。比如2011年剛開始呼籲的時候,有些人說是和國策唱反調。

新京報:計生部門是否與你有過溝通?你對他們的回複是否滿意?

賀優琳:有的,我跟地方和國家的計生部門都有溝通,國家衛計委有關司局領導也和我進行了直接溝通說明。

但是五年來,計生部門每[一次 的英 文:Once]就議案給我的反饋,我都寫的是“不滿意”。比如單獨二孩放開後,衛計委和我[聯係 的拚音:lián xì]說他們還在調研情況,不排除全麵放開二孩的[可能 的拚音:kě néng]。我當時[覺得 的拚音:jué de]政策走得太慢了。

談今年議案

延長二孩產假 學前教育納入義務教育

新京報:全麵二孩政策[已經 的拚音:yǐ jing]落地,你認為下一步該做什麽了?

賀優琳:全麵二孩政策放開的當晚,我確實很高興。但後來看了媒體做的民意調查,我又有點失望。有相當部分的群體對這個政策的反應不熱烈,很多有意願生孩子的女性已經年過40,而80後和90後對此反應比較冷淡。

因為養孩子[成本 的拚音:chéng běn]很高,所以大家寧可不生二孩。以我所在的中山為例,這是一個三線[城市 的拚音:chéng shì],但上個幼兒園一個月都要2000元左右,如果有兩個孩子,就是4000元。這還僅僅隻是學費,還有生活、醫療、教育[培訓 的英 文:training][其他 的拚音:qí tā]各種費用。

新京報:所以你[建議 的拚音:jiàn yì]呢?

賀優琳:我去年就提出,國家應采取優惠獎勵的措施來鼓勵生二孩,否則全麵二孩政策也有可能會遇冷。我建議二孩產假要比一孩產假延長1到2個月。

新京報:今年你還會提和人口相關的議案嗎?

賀優琳:會的。我的議案中提了幾個建議,[包括 的英 文:included]延長產假、采取鼓勵和獎勵的政策等。我還單獨為學前教育提了一個議案,呼籲學前教育以公辦為主體,少量高端的民辦學前教育來輔助。

此外,我呼籲創造條件把學前教育納入義務教育。0-3歲是一個人大腦[開發 的英 文:developing]的最佳時期,3-6歲是接受能力最強的時候,而我們恰恰嚴重忽略了這六年。

回看當年,我們的GDP總量不到10萬億,卻能做出九年義務免費教育的決策。如今的GDP總量67。7萬億,多做三年義務教育不行嗎?關鍵是政府要有擔當和長遠考慮。

談代表履職

不能當“啞巴代表”也不能“亂放炮”

新京報:有時人大代表提出的議案沒能獲得滿意的回複,或沒有推動改革。你怎麽看?

賀優琳:截至去年的全國兩會,在履職的8年間我提了80個議案。我對於其中1/3是很滿意的,比如全麵放開二孩、異地高考等。但也有1/3是不滿意的,比如我提了多年的重新劃分中央和地方的財稅分配[體係 的拚音:tǐ xì]等。

但不能因為沒有一個滿意的答複就泄氣。我不會放棄,會繼續提出。我們是人大代表,這是[一種 的英 文:one]擔當和責任。特別是對不滿意的回複,更要和有關部門據理力爭。我曾經和一些中央部委的工作人員在電話裏爭吵過,甚至氣得掛過電話。

新京報:人大代表的身份對你而言,意味著什麽?

賀優琳:人大代表這個身份沒有任何可炫耀的,這是一份責任。我們不僅是兩會開會時的代表,更是全天候的代表,人大代表的責任要在平時體現。

這八年來的閉會期間,我保持著“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的習慣,關注[所有 的拚音:suǒ yǒu]的新聞熱點和焦點問題。平日裏嘴要勤,多問;腿要勤,多走基層。

我剛開始當代表的時候,有的代表問我說:“賀代表,你想不想連任啊?你提的問題這麽尖銳,你會得罪人的”。我說基層代表比例不高,我不僅是教育方麵的代表,更是人民的代表。我希望百姓的聲音通過我們這些人民代表反映上去。我們不能當啞巴代表,也不能當不切實際放炮、說“雷人雷語”而不做調研的代表。

新京報記者 李丹丹

鐵飯碗男少女多,因禁歧視?

安徽宿鬆縣政協常委吳垠康先生為“性別比失調”與“剩女”現象深感憂慮,進而說招考“不得有性別歧視”的規定“不與時俱進”。

江緒林自殺因病還是心靈困境

[人們 的拚音:rén men]從江緒林之死中各取所需,用來維護自己的生存觀念。一種理性在江緒林[那裏 的英 文:there]成了碎片,更多人撿了起來,裝飾自己那塊小確幸。

開車進三環收8塊錢,會怎樣?

征收“交通擁堵費”被不少交通政策製定者視為緩解城市交通壓力的良策。目前,倫敦、[新加坡 的拚音:xīn jiā pō]、斯德哥爾摩等城市已經開始實施。同時,其他不少飽受交通擁堵困擾的大城市也紛紛開始[討論 的英 文:discussion]此措施的可行性。

媒體老[愛 的拚音:ài]黑農村,這是病得治

什麽上海[姑娘 的拚音:gū niang]逃離江西,什麽城裏媳婦回鄉吃飯掀桌子,什麽東北村莊農婦組團約炮……雖然這些新聞都被證實是假的,但其傳播麵非常廣,引爆了輿論場,觸發了大討論。

精品测算
  • 出生日期
  • 出生时辰
  •     性   别

栏目导航

精品专题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