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刊文:让金融回归服务实体经济本源

时间:2020-06-15     来源:互联网

讓金融回歸[服務 的英 文:services]實體[經濟 的拚音:jīng jì]本源

有學者曾發問,意大利北部的小城邦何以在14到16世紀發展[成為 的拚音:chéng wéi]文藝複興的[中心 的英 文:center]?當年,荷蘭作為“彈丸小國”何以能夠抵禦西班牙的強大武力?[英國 的拚音:yīng guó]又何以成為工業革命的搖籃?在深入研究[曆史 的英 文:History]後,他得出了一個耐人尋味的結論:一個[重要 的英 文:important]的因素,就是金融。“[世界 的英 文:world]是部金融史”,類似的說法雖有偏頗,但也道出了金融對於經濟發展的重要[意義 的拚音:yì yì]

隻不過,金融也是一把“雙刃劍”。20年前,亞洲多個經濟體的貨幣如推倒多米諾骨牌一般相繼貶值,席卷亞洲的金融危機,仍然是[許多 的英 文:many]國家不能淡去的記憶;近10年前,以美國次貸危機為導火索,“大而不倒”的金融機構轟然倒地,金融危機波及全球,直至今日,世界經濟依然在亞健康狀態,這更是讓人深刻[感 的拚音:gǎn]受到了金融的“雙刃劍效應”。[如何 的英 文:how]既讓金融服務經濟發展,又[有效 的拚音:yǒu xiào]防範金融風險,考驗著每一個國家的治理智慧。

“金融是實體經濟的血脈,為實體經濟服務是金融的天職,是金融的宗旨,也是防範金融風險的根本舉措”,總書記在全國金融[工作 的英 文:work][會議 的英 文:meeting]上的論斷,為金融業的健康發展指出了根本思路,具有鮮明的時代意義和世界意義。

近些年來,我國金融業增加值占GDP的比重逐年提高。據統計,金融業[已經 的拚音:yǐ jing]成為28個省(區、市)的支柱產業,對其中12個省(區、市)的GDP拉動率超過1%。但金融業的過熱發展,也帶[來了 的拚音:lai l][一些 的拚音:yī xiē][問題 的拚音:wèn tí],譬如資源配置不當,資金“脫實向虛”,潛在風險隱患增多等〖免费算命造价评估〗。相反,作為國民經濟的基礎和命脈的實體經濟,則在發展上[出現 的英 文:There]瓶頸。[主要 的拚音:zhǔ yào]體現在[企業 的英 文:business]融資難、融資[成本 的英 文:cost]高,抗風險能力弱,小微企業發展緩慢等。

一個國家要想保持長久經濟競爭力及較強的綜合國力,必須夯實實體經濟■免费算命空气能■。當前,國際政治經濟環境複雜多變,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發生 的拚音:fasheng]之後,各國都把實體經濟擺到了戰略高[度 的拚音: dù][大力 的英 文:vigorously]發展。對[中國 的拚音:zhōng guó]而言,做大做強實體經濟,夯實根基並提升經濟質量,是穩增長、調結構、促發展的不二選擇。從這個角度來說,不斷降低實體經濟融資的門檻與成本,讓金融活水更好澆灌實體經濟,[不僅 的英 文:not only]是做大做強經濟“蛋糕”的根本選擇,也是防範化解金融風險的必由路徑。[可以 的拚音: kě yǐ]說,隻有回歸本源,全心全意為實體經濟服務,才能體現金融作為經濟“血脈”的真正價值。

讓金融回歸本源,需要發揮“協同效應”。對金融監管機構而言,應加快完善金融監管[體係 的英 文:systems],夯實金融監管存在的薄弱環節;對各級政府而言,應健全法律機製,增加惡意違法違規的成本;對金融企業而言,應完善公司治理,切實提升董事會、監事會履職能力和決策監督水平,提升內部[管理 的英 文:managing]能力;對實體企業而言,一方麵要苦練內功,主動適應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加強創新,提升核心競爭力,另一方麵也要主動與金融市場對接,充分發揮金融優勢,助力企業做大做優做強。

實體強,則國強;金融穩,則經濟穩。我國是靠實體經濟發展起來的,也必將依靠實體經濟走向未來。貫徹落實總書記在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的重要講話精神,提高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效率和水平,促進經濟和金融良性循環、健康發展,[我們 的拚音:wǒ men]必能讓金融更好地為我國經濟行穩致遠保駕護航。

來源:人民日報

特朗普上任兩周簽8條行政[命令 的拚音:mìng lìng]

號外號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強,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是XX你就堅持60秒!

精品测算
  • 出生日期
  • 出生时辰
  •     性   别

栏目导航

精品专题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