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原副省长任润厚宣判 为何有237。7万未没收

时间:2020-05-23     来源:互联网

來源:政[知道 的英 文:knew]

死去的副省長有237。7萬沒被沒收,為什麽?

任潤厚的身後事終於了結。

7月25日,山西省原副省長任潤厚案一審宣判,沒收違法所得超1295萬。隻是早在2014年9月30日,任潤厚就因病死亡■免费算命组织机构■。

政知君在一個月前關注過這個案子〖免费算命案例〗。那是6月21日,山西省原副省長任潤厚涉嫌受賄、貪汙、巨額[[財產 的拚音:cái chǎn] 的英 文:property]來源不明違法所得沒收申請一案開庭,可戳“副省長”複習。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發現,開庭時的金額、法院判決金額和最終沒收金額這三個數字並不相同。相比法院判決,任潤厚最終被沒收的金額少了237。7萬。這是為什麽呢?

[圖片]

沒收人民幣超1295萬

25日,揚州市中院就揚州市檢察院沒收山西省原副省長任潤厚受賄、貪汙、巨額財產來源不明違法所得沒收申請一案公開宣判,裁定:

沒收犯罪嫌疑人任潤厚違法所得人民幣1295。562708萬元、港幣42。975768萬元、[美元 的拚音:měi yuán]104。294699萬元、歐元21。320057萬元、加元1萬元及孳息,以及物品135件,上繳國庫。

法院經審理查明:

2001年至2013年,任潤厚利用擔任山西潞安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山西潞安環保能源[開發 的拚音:kāi f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山西副省長等職務上的便利,為相關請托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財物,以及向下屬單位有關人員和具有行政[管理 的拚音:guǎn lǐ]關係的被管理單位索要財物、要求報銷個人費用,共計人民幣223。505549萬;

非法侵吞公共財物,共計人民幣44。16738萬;

任潤厚及其親屬對其名下財產人民幣1265。562708萬元、部分外幣、物品不能說明來源。

走的是特別程序

這個案子,用的,是特別程序。

刑事訴訟法規定了一個特別程序,即“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死亡案件違法所得的沒收程序”。

[中國 的英 文:China]政法[大學 的拚音:dà xué]刑事訴訟法學教授樊崇義曾介紹,“特別程序”是在不定罪的情況下,對犯罪嫌疑人遺留下來的財產依法沒收。紀委[可以 的拚音: kě yǐ]把違紀所得移交到檢察機關,由檢察機關提出申請和舉證,最後通過法院來判決。

按照規定,對於貪汙賄賂犯罪、恐怖活動犯罪等重大犯罪案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在通緝一年後不能到案,或者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死亡,依照刑法規定應當追繳其違法所得及[其他 的拚音:qí tā]涉案財產的,檢察院可以向法院提出“沒收違法所得”的申請。

任潤厚不是孤例。

[從前 的英 文:Once upon][不久 的英 文:shortly]在貴州舉行的“大檢察官研討班”上,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了解到,今年1月,最高檢與最高法共同製定了《關於適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死亡案件違法所得沒收程序若幹[問題 的英 文:foul-ups]的規定》,共對6起犯罪嫌疑人死亡、逃匿案依法提出沒收違法所得申請。其中,就[包括 的拚音:bāo kuò]任潤厚。

開庭與宣判的變化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比較發現,法院宣判的內容,與一個多月前披露的揚州市檢察院的沒收違法所得申請書,不一樣。

其一,犯事兒時間跨[度 的拚音: dù]有變。

在檢察院的申請書中,任潤厚犯事兒的時間是從2001年至2011年,而在法院判決書中,跨度從2001年延伸到了2013年。也就是從2011年1月始,任潤厚商而優則仕,[成為 的拚音:chéng wéi]山西副省長,一直到2014年8月被調查。

其二,涉嫌犯罪的金額有變。

雖然檢察院的申請書和法院的宣判中,都顯示任潤厚涉嫌受賄、貪汙、巨額財產來源不明。但涉嫌犯罪的人民幣金額有差別。

法院認為,對犯罪嫌疑人任潤厚已被扣押、凍結在案的實施受賄犯罪所得人民幣30萬元,巨額財產來源不明人民幣1265。562708萬元、部分外幣包括孳息以及物品135件,依法應當沒收。

另外,法院還提到,任潤厚還有其餘違法所得,[大約 的拚音:dà yuē]237。7萬,都[已經 的英 文:have been]被他用於消費支出,沒有扣押、凍結在案。

被花掉的237。7萬,怎麽辦?

任潤厚花掉的237。7萬違法所得怎麽辦?還要[不要 的英 文:壓嘛碟]追繳?

北京外國語大學法學院博士生導師王文華教授[告訴 的拚音:gào su]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對於這部分錢要怎麽處理,刑訴法中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死亡案件違法所得的沒收程序”並沒有明確規定。

理論上講,似乎隻要是違法所得,都應當予以沒收。

[然而 的拚音:rán ér],不同於刑法上對罰金製度的規定——對於不能[全部 的拚音:quán bù]繳納罰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時候 的拚音:shí hou]發現被執行人有可以執行的財產,應當隨時追繳。對違法所得的沒收特別程序,刑訴法隻是規定法院對經查證屬於違法所得及其他涉案財產,除依法返還被害人的外,應當裁定予以沒收。但並沒有像罰金製度那樣,規定隨時追繳。

王文華說,對公權力而言,“法無明文授權不可為”。

“畢竟違法所得沒收程序是在未定罪前提下的一個特殊程序,同時考慮到法院裁決的穩定性、安定性因素,”王文華說,“如果法院已經下了裁定且生效,那麽將來再發現涉案人員另有財產,也很難再啟動特別沒收程序進行追繳。”

通俗來講,在現行法律製度下,已經死亡的任潤厚,即使未來發現其還有財產,也不宜再[一次 的拚音:yī cì]啟動違法所得沒收程序,對其在生前消費支出的違法所得237。7萬進行沒收。

“除非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再現,或者發現是其他的犯罪所得,可以啟動違法所得沒收的特別程序。”

特朗普上任兩周簽8條行政[命令 的拚音:mìng lìng]

號外號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強,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是XX你就堅持60秒!

精品测算
  • 出生日期
  • 出生时辰
  •     性   别

栏目导航

精品专题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