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时报刊文忆胡耀邦:提倡每个干部读2亿字书

时间:2020-05-20     来源:互联网

——胡耀邦談讀書

編者按:在胡耀邦誕辰100周年[即將 的英 文:is about]到來之際,重溫胡耀邦同誌的讀書生活和治學品格,對於領導幹部的讀書治學和官德修養大有裨益。

胡耀邦同誌在擔任中央黨校副校長期間,堅持黨的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領導和創辦了粉碎“四人幫”之後黨內第一份理論刊物——《理論動態》,組織和推動了關於真理標準的[討論 的英 文:discussion],衝破了“兩個凡是”的嚴重束縛,為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重新確立馬克思主義思想路線作了[重要 的英 文:important]的理論[準備 的拚音:zhǔn bèi]

1977年3月,中央任命胡耀邦為中央黨校副校長,主持[工作 的英 文:work]。1977年6月17日,胡耀邦接見遼寧省委黨校的同誌,談到領導幹部的讀書和黨校辦學,他指出,馬列的書不讀[一些 的英 文:some],根子不深〖免费算命科技有限公司〗。對理論[問題 的拚音:wèn tí]似是而非,要受騙上當。讀書方法[可以 的拚音: kě yǐ]領讀,也可以自學,但要討論,[不要 的英 文:壓嘛碟]打棍子,打棍子就不講話了■免费算命核电站■。學風轉變要幾年。黨的[建設 的英 文:building]要好好抓。現在的報紙宣傳太簡單。黨校工作人員本身就要有一個好的學風、黨風、文風,黨校要[成為 的英 文:Become]發揚優良傳統的模範。學員[回去 的英 文:get back]還是官僚主義,怎麽行?不要把黨校代替幹校,也不要幹校代替黨校。幹校[主要 的英 文:main]是勞動,黨校主要是讀書。

中央黨校原副校長陳維仁曾擔任胡耀邦同誌的秘書。他回憶說,胡耀邦同誌在擔任中央黨校副校長、主持中央黨校工作時,雖然[自己 的英 文:his]是胡耀邦的文字秘書,但很多講話稿胡耀邦同誌都親自寫。胡耀邦同誌胸懷坦蕩,敢講真話、講實話,反對空話、套話。除了做好各項工作外,胡耀邦同誌始終堅持讀書。耀邦同誌不但讀書多,[而且 的拚音:ér qiě]閱讀速[度 的拚音: dù]非常快。作為秘書的陳維仁發現,胡耀邦的辦公桌上除了文件和辦公用品之外,總是要放一本書。他發現胡耀邦放在辦公室的一套《列寧全集》,重要的地方都作了標記。在中央黨校期間,胡耀邦每個[星期 的英 文:week]回家[幾乎 的拚音:jī hū]都給陳維仁捎兩本書回來。胡耀邦同誌不但經常給身邊的工作人員推薦書,而且還要求工作人員向他推薦書。有[一次 的拚音:yī cì],陳維仁發現了托夫勒的新書《第三次浪潮》,就興奮地向胡耀邦推薦,沒想到胡耀邦的反應卻是:“這本書我[已經 的英 文:have been]讀過了。”

胡耀邦提倡“每個幹部要讀2億字的書”。有一次,陳維仁問起這個話題,他對陳維仁說:“每天堅持讀幾個鍾頭,幾萬字不多嘛。[這樣 的拚音:zhè yàng]日積月累,2億字不算多吧。”

據曾在中央黨校為胡耀邦同誌做過勤務員的張學利回憶:“耀邦在黨校期間,除了工作就是看書。有段時間,我發現耀邦看的最多的是姚雪垠寫的《李自成》。”胡耀邦曾經語重心長地對他說:“小張啊,你年輕,要多看些書,哲學啊、[曆史 的拚音:lì shǐ]啊、黨史黨建方麵的啊,[這些 的拚音:zhè xie]書對你們年輕人成長有[好處 的英 文:having]。”

在團中央工作期間,胡耀邦曾經給團中央的幹部提出要求:“要讀馬恩列斯的全集,要讀四書五經,要讀完古今中外的文學名著,要讀完《二十四史》。”他認為“這些書一共有5000萬字,即使一個人一天能讀1萬字,要讀完這些書至少也要14年。”“20多歲的幹部按照這個方向去努力,到了40歲左右就可以成為一個學者了”。

胡耀邦的學習和讀書精神深受毛澤東的[影響 的英 文:effect],同時他也備受毛澤東的推崇和讚賞。1937年3月,胡耀邦被選[送到 的英 文:sent][中國 的拚音:zhōng guó]人民抗日[軍事 的拚音:jūn shì]政治[大學 的英 文:university]第二期學習。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胡耀邦如饑似渴地學習了馬列著作,奠定了堅實的馬列主義理論基礎。被毛澤東親自提名任抗大政治部副主任。在抗大的一次講話中,毛澤東提出:“向你們推薦兩個人……一個是我敬佩的[老師 的拚音:lǎo shī],從蘇聯吃麵包回來的張如心教授,他可以把[許多 的拚音:xǔ duō]馬列著作背誦如流,你們可以向他學習係統的馬列主義理論;一個是大隊政治委員胡耀邦,他的[年齡 的英 文:age]比你們大不了多少,是我親眼看著長大的熱[愛 的拚音:ài]學習、朝氣蓬勃的‘紅小鬼’,現在還不斷寫些文章在報上刊登,很受讀者的歡迎。[希望 的拚音:xī wàng]你們以這兩個同誌為榜樣,好好地學習。”

胡耀邦曾經對為晚年毛澤東做圖書[服務 的拚音:fú wù][管理 的拚音:guǎn lǐ]工作的徐中遠說:“在延安的[時候 的英 文:When],我到主席住地[去過 的英 文:been]幾次,每次去看到主席不是在看書就是在寫文章。他老人家習慣夜晚辦公看書,常常看書看到天明。”胡耀邦給徐中遠講了一個他親眼所見的毛澤東讀書的小[故事 的英 文:fable]。那是在延安時期,一天早晨,胡耀邦晨練回來路過毛主席的窯洞,突然看到毛主席正坐在窯洞門前看書,就問:“主席,您今天早上起得這麽早啊!”毛主席笑了笑說:“我還沒睡呢!。”講完這個故事,胡耀邦深情地[感 的英 文:sense]歎:“毛主席啊,毛主席,誰也沒有你老人家看書看得多啊!”這時徐中遠就說:“耀邦同誌,聽說您也讀了很多的書啊!”胡耀邦說:“我不能與他老人家比,我讀的書最多是他老人家的五分之一,最多是三分之一。”

據胡耀邦的[女兒 的英 文:daughter]滿妹(李恒)回憶,當時,胡耀邦書房的書架幾乎高達房頂,兩麵牆擺滿之後,中間再加一排同樣的書架,這樣書架之間僅能供一個人通過。這些書籍,既有馬列書籍,也有名人傳記,古今中外、政治[經濟 的英 文:economic]、文史哲地、數理生化等等應有盡有。胡耀邦一生當中到底讀了多少書,沒有詳細的計算。據他的親屬和身邊的工作人員掌握的情況來看,他至少通讀了《馬克思恩格斯全集》2遍,《列寧全集》《魯迅全集》數遍,《毛澤東選集》4卷讀過15遍。在他的最後兩年多的歲月裏,又通讀了一遍《馬克思恩格斯全集》,並寫下了24本讀書筆記。胡耀邦[不僅 的拚音:bù jǐn]讀馬列的書,對[中華 的英 文:Chinese nation]傳統文化更是大量掌握,對於一些古文名篇如《報任安書》《出師表》等都能背誦如流。

每個幹部要讀2億字的書。讀馬列的書,讀古今中外的文學名著。每天堅持讀幾個鍾頭,日積月累。可以領讀,可以自學,但要討論。胡耀邦同誌的這些讀書格言和心得發人深省,[意義 的拚音:yì yì]深遠。

(本文原載於學習時報2015年10月29日A6版)

更多猛料!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新浪新聞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圖片] 大學裏黨委與行政的二元權力

雖為二元領導,但“二元”的權力並不均等。高校中的大量“人事”故事,都和這種二元格局有關係。“黨委領導,校長[負責 的英 文:Responsible]”容易造成兩個問題,一則領導者不負責,二則以黨幹政。

[科學 的拚音:kē xué][如何 的英 文:how]麵對”[我們 的英 文:we]恨化學”

科學是求真的學問,自有其力量,不應懼怕批評、質疑甚至謾罵,就像曆史不曾懼怕宗教、政治和傳統的霸權一樣。科學共同體對待[公眾 的英 文:Public]對科學的批評,不能走當年宗教裁判、剝奪科學自由發聲的老路。科學共同體麵對公眾批評的容忍度,不妨更大一點。

美國該為“聖戰主義”負責嗎

美國人一麵高喊“反恐[戰爭 的拚音:zhàn zhēng]”,另一麵卻使“聖戰主義”愈演愈烈,兩者隻是一枚硬幣的兩麵而已。理解這一點,就不會為表麵上的矛盾感到困惑。

[一種 的英 文:one]惡俗叫中國式鬧洞房

國人辦喜事曆來好麵子,這是無可厚非的,[但是 的英 文:But]我們在麵對如此惡俗的做法時,[應該 的拚音:yīng gāi]要三思而後行,物極必反,與喜事歡慶的意義實在大相徑庭。去粗取精,去偽存真,糟粕的要拋棄,優秀的要傳承。

精品测算
  • 出生日期
  • 出生时辰
  •     性   别

栏目导航

精品专题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