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飞深圳航班延误4小时 官方称机长没休息好

时间:2020-05-19     来源:互联网

本來早上7點多的[飛機 的拚音:fēi jī],直到[上午 的拚音:shàng wǔ]10點多旅客還在機場。齊女士氣憤的不得了,航空公司告知旅客航班延誤的原因,竟然是“機長沒睡好”。

旅客齊女士反映,她預定的4月20日上午7點多的航班3U8437,從西安飛往[深圳 的拚音:shēn zhèn]免费算命科技〗。為了趕上航班,天還沒有亮她就出發了,到了機場才發現,航班延誤了,旅客們被告知,7點多的航班要改到11點多才能飛。百餘名旅客被航空公司安排到鹹陽市區一家[酒店 的英 文:hotel],這時,航空公司[工作 的拚音:gōng zuò]人員表示,航班延誤的原因是機長沒睡好。

齊女士說,很多旅客都想不明白,為啥機長沒睡好,就需要全飛機的旅客付出時間代價?西安鹹陽國際機場航班動態顯示,本應7時15分起飛的航班3U8437,到了上午11時,預計起飛時間顯示為上午11時30分,航班異常原因是“公司[計劃 的拚音:jì huà]”。20日上午,川航相關人士回複稱,航班3U8437確實延誤了,是公司[自己 的英 文:his]申請的延誤,[主要 的英 文:main]是執行該航班的機長沒有休息好。該機長4月19日執行的航班因流量控製延誤了3個多小時,導致機長的執勤期超過14小時,按照民航局的[安全 的英 文:safest]規定,機長須連續休息12小[時候 的拚音:shí hou]才能再次執行航班。

網上搜索發現,[這樣 的英 文:then]的新聞還不少,有些航班延誤的原因真的是機組人員沒有得到充分休息。網友的[評論 的拚音:píng lùn]也是五花八門,有人表示驚訝,有人表示體諒。一名網友調侃說:“機長要是不補覺,估計[所有 的英 文:all]人都要長眠了。”有網友對此表達了客觀的[觀點 的英 文:belief],隻有機組休息夠了才能給旅客提供安全保障!

民航業內人士表示,為了保證航班的絕對安全,飛行員在飛行過程中需要高[度 的英 文:attitudes]集中精力,以隨時[準備 的拚音:zhǔn bèi]應對[可能 的英 文:would][發生 的英 文:occasionally occurred]的各種突發事件。[但是 的英 文:But],任何人的精力[都是 的拚音:doushi]有限的,疲勞飛行是飛行員的第一大忌,有好多航空悲劇也是由此產生的。正因為如此,民航局和各個航空公司都對機組執勤時間有極為嚴格的規定。在實際中,機組人員每天並不是隻執行一段航班,可能旅客看到的機組[已經 的英 文:have been]飛了多個航段,執勤超時後,飛行機組必須要休息,機組如果繼續飛行就會涉嫌違章,這是任何公司和個人都不能違反的規定。

華商[記者 的拚音:jì zhě] 段曉寧

(西安飛深圳航班延誤4小時 回應:機長沒睡好)

更多猛料!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新浪新聞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圖片] 總理在考察兩大銀行時的講話

4月17日,李克強總理前往國家[開發 的英 文:developing]銀行、[中國 的英 文:China]工商銀行考察,並在工商銀行主持召開了[一場 的英 文:one]座談會。一趟行程,兩個銀行,超過20家主要金融機構[負責 的英 文:Responsible]人參加的座談會

不買股[票 的拚音:piào],對不起國家

隻要聽國家的話,每個人,都[可以 的英 文:can]在股市上掙錢了啊。哪有那麽簡單。[最大 的英 文:largest][問題 的拚音:wèn tí]是,國家隻[告訴 的拚音:gào su]你什麽時候“買”,什麽時候“跑”,卻全靠你自己判斷……

是反腐催生了“太平官”?

如果反腐隻停留在讓官員不敢貪腐的地步,如果反腐之後官員都想當太平官、可以喝茶看報不幹活,那反腐就失敗了。反腐,[應該 的英 文:yīng gāi]進一步深入,建立長期[有效 的拚音:yǒu xiào]的製度,才是不讓“太平官”[出現 的英 文:There]的根本。

特招農村考生勿陷製度陷阱

[一種 的拚音:yī zhǒng]不公的製度,去彌補前一種不公製度出現漏洞,這種做法是非常不可取的。史學家錢穆曾經曾發明了一個製度陷阱理論,[許多 的拚音:xǔ duō]人稱之為“錢穆製度陷阱”。我國既往製度演繹的傳統是,一個製度出了毛病,就再定一個新製度來糾正它,相沿日久,一天天地繁密化,常常就變成了病上加病■免费算命检察院■。

精品测算
  • 出生日期
  • 出生时辰
  •     性   别

栏目导航

精品专题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