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里的骑兵连:马是男人的一双翅膀

时间:2020-05-14     来源:互联网

天山裏的騎兵連:馬是男人的一雙翅膀

1997年,一匹紅色的馬跨越障礙時,頭著地,頸椎斷裂,“當場就死了”。2008年,一匹馬在臥倒時,意外臥上了腳鐙子,膽囊破裂而死〖免费算命VIP服务〗。

[圖片]22歲的達吾提在[展示 的拚音:zhǎn shì]躍馬動作■免费算命客服■。新京報[記者 的拚音:jì zhě]李興麗 攝

22歲的達吾提一牽韁繩,一個標準的躍馬動作引來一陣歡呼。

在這個三麵環山的訓練場內,塵土飛揚,80匹馬在騎手的喝令下,整齊做出臥倒,前蹄躍起的動作,這是6月20日,老虎台鄉民兵騎兵連進行的[一場 的英 文:one]日常演練的場景。

公開資料顯示,新疆阿克蘇拜城縣老虎台鄉民兵騎兵連是全國惟一一支在編的民兵騎兵隊伍,到現在已有53年[曆史 的英 文:History]

創立伊始,民兵騎兵連肩負著巡邏、搶險、護送牧民轉場等任務,[隨著 的英 文:Along with]社會[經濟 的拚音:jīng jì]發展,老虎台鄉民兵騎兵連的職能也悄然[發生 的拚音:fasheng]了變化,他們投入到改革開放大潮中, 維護著一方的平安。

古老的戰隊

尼牙孜已在騎兵連幹了43年。到今年7月1日,他就60歲了。

從7歲爬上馬背至今,他[出門 的英 文:go out]就是騎馬和[走路 的拚音:zǒu lù]。兩個[兒子 的英 文:Son]先後給他買過兩輛摩托車。車停在院子裏放了一年,又被兒子推[回去 的英 文:get back]

6月20日,[穿著 的拚音:chuān zhuó]一身迷彩服的尼牙孜·黑牙斯坐在拜城縣老虎台鄉騎兵訓練場邊的柳樹林裏,提起摩托車,他擺擺手說:“坐上去沒有[感 的英 文:sense]覺,提不起興趣。”

他曾悄悄騎過[一次 的拚音:yī cì]摩托車。快是快,但冰冷冷的,沒有體溫,感受不到馬肚子裏起伏的呼吸。當了大半輩子騎兵,尼牙孜的信條一直沒變:馬是男人的一雙翅膀。再者,馬訓練好了,說巡山就巡山去了,摩托車再快也開不進深山。

馬和莫合煙是尼牙孜最要好的“朋友”。

印滿維吾爾語的老報紙裁成2cm寬的紙條,卷著5塊錢100克的煙絲,“一天能抽15支”。馬也從來沒斷過,四五年換一匹馬,至今他[已經 的拚音:yǐ jing]養過13匹馬。

1974年,尼牙孜想報名參軍。鄉武裝部考慮到他家裏需要照顧的弟妹多,[建議 的英 文:pointers]他就近加入民兵騎兵連。

[圖片]站在馬背上巡邏是騎兵必須掌握的技能之一,考驗的是膽量和平衡能力。

17歲的尼牙孜[成為 的英 文:Become]騎兵的那年,騎兵連已經走過了近十年。

拜城縣老虎台鄉處在天山中段南麓,三麵環山。[不僅 的拚音:bù jǐn]地形複雜,[而且 的拚音:ér qiě]臨近夏特古道和烏孫古道,一天就能到達[中國 的拚音:zhōng guó]西北部[重要 的拚音:zhòng yào]的門戶——霍爾果斯口岸。

上世紀六十年代初,[由於 的英 文:Meanwhile]邊境局勢緊張,退伍兵牙生·庫爾班提出組建民兵騎兵連。為固邊興牧,經拜城縣委、政府批準組建了騎兵連。

騎兵連剛組建時沒有統一的[製服 的英 文:的誘惑],穿的[都是 的拚音:doushi][自己 的英 文:his]的衣服,腳上蹬的是[常見 的英 文:Common]的綠色膠鞋或氈鞋。

體現身份特征的是馬和槍。上世紀80年代之前,馬匹都是村集體[[財產 的英 文:fortune] 的英 文:property]。農家買不起馬,騎兵騎著馬從村裏走過,肩上扛著步槍,真槍練靶,“[感覺 的英 文:很爽]圓了軍人夢。”尼牙孜說。

[圖片]騎兵連的馬要求馬力足,騎兵在奔馳中[可以 的英 文:can]躲在馬身一側,躲避敵人襲擊。

尼牙孜初入騎兵連時,全連有132人,是從1200多名報名者裏遴選出的,“還有12位女騎兵”。

老虎台鄉少數民族群眾占98%以上,以畜牧業為主。騎兵的責任也和農牧連在[一起 的英 文:with]

春天他們平整農田。到了夏季,山洪衝毀了牧道,騎兵連扛著鐵鍬去修路。牧民轉場時,他們[負責 的拚音:fù zé]保駕護航。冬天最難熬,村裏沒有自來水管道,騎兵還要到幾公裏外的河穀裏砍了冰,馱到村裏,給村民分冰塊。

尼牙孜和民兵到80公裏外的縣城訓練,都是騎馬,走上整整一天。因為長期鍛煉,連隊裏的馬,馬力好,跨過1米2的障礙[輕輕 的英 文:gently]鬆鬆。

[圖片]

騎兵在進行馬背救援演習。

新生

那是騎兵連的輝煌時期,牧民們用高原上的守護神——“雄鷹”來稱呼他們,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部授予他們“全國民兵預備役[工作 的英 文:work]先進單位”。騎兵連第一任連長牙生·庫爾班還在北京受到葉劍英元帥的接見。

騎兵連也經曆過蕭條期。

1983年[家庭 的英 文:family]聯產承包責任製實行後,村集體賣了大隊的馬匹。

那還是一匹馬相當於如今一輛豪車的年代。村民買不起馬,放牧的放牧,種田的種田,騎兵一下子下降到30多人。

1994年,村裏有人買了第一輛摩托車,後來又有了拖拉機。[人們 的英 文:People]好奇地“一連圍觀好幾天”。新交通工具的[出現 的英 文:There][開始 的英 文:appeared]讓馬褪去光環。沒多久,機械車的數量就超過了馬匹。

尼牙孜心裏也懷疑過,“國家強大了,交通工具變了,騎兵還有沒有存在的必要?”

但每次騎著馬走過山裏的懸崖,他回到家就跟當幹部的兒子念叨:“山裏地形複雜,馬早晚[有用 的拚音:yǒu yòng]得上的[時候 的拚音:shí hou],千萬[不要 的拚音:bù yào]淘汰騎兵連。”

[圖片]騎兵正在進行突擊加速訓練。

2004年,在阿克蘇地區的一次民兵觀摩賽上,尼牙孜帶騎兵連拿到了第一名。

尼牙孜的兒子吐爾遜·黑牙斯還記得那時的場麵--近萬名觀眾,咣咣咣鼓掌。從大山裏走來的20人和20匹馬震驚了全場。

騎兵的[軍事 的英 文:military]訓練,以騎術和刺殺術為主。他們能讓戰馬一起“稍息立正”,也能在兩三秒內,讓連睡覺都站著的馬乖乖臥倒。巡查敵情、躲避襲擊、馬上救援等,都是騎兵必須掌握的技能。

[圖片]

騎兵連的戰士和馬交流的獨特手勢,拍一拍馬脖子,馬就會臥下。

在尼牙孜心裏,騎兵連迎來新生是2015年9月。

當時,幾名暴恐分子逃竄到老虎台鄉附近的深山。[平均 的英 文:an average]海拔約2000米的山地,車開不進去,騎馬巡山是最[有效 的拚音:yǒu xiào]的搜捕方式。

騎兵們穿上雨衣,跨上馬進山了。

為了避免暴露,騎兵連不能生火,冷了[隻能 的拚音:zhǐ nénɡ]硬扛著睡覺。

52歲的民兵木合塔爾·托乎提回憶說,最頭疼的就是喝水,軍用壺裏的水到了晚上都會結成冰疙瘩,隻有等太陽出來之後,才能一小口一小口喝上化開的水。

搜山搜了56天,騎兵連最終協助公安和武警官兵將暴恐分子擒獲。

這一次的出色[表現 的英 文:performance],使騎兵的作用重新得到評估。2015年10月,騎兵連整編後,原來五六十人的隊伍,擴充至120人。

“有榮光”的工作

在騎兵連當民兵是鄉上“有榮光”的工作。2015年,鄉上為騎兵們購買了春夏兩套迷彩服,定製了頭盔。雪山上騎馬的士兵作為圖案被設計進隊旗和袖章。

[圖片]2015年,騎兵連把雪山、騎兵和馬匹設計進了新隊旗。

“村裏[姑娘 的英 文:你的大姨媽掉了]看見穿製服的騎兵都會多看兩眼。”騎兵連副連長吐爾遜·吐爾洪說。

目前,騎兵連裏20到30歲的騎兵將近90名。[年齡 的拚音:nián líng][最小 的英 文:smallest]的塞買提江19歲,人長得高大筆挺,“馬上動作也幹脆利落”。

2016年6月,塞買提江看到騎兵的表演,“非常[羨慕 的英 文:envy]”,立即就報了名。

科熱木·阿布都熱依木則申請了兩年,在2017年1月如願加入騎兵連。

科熱木有一副好嗓子。巡山[結束 的英 文:End],他和[隊友 的拚音:duì yǒu]會掏出手機看會電視劇、唱歌。他最[喜歡 的英 文:enjoy]的電視劇是《雪豹》,“有軍人的氣概。”

為了巡邏時回傳照片,半月前他專門買花300塊錢買了一部智能手機。不成想6月10號釘馬掌時,被馬一腳踩碎了屏幕。

當騎兵並不隻是威武,意外受傷也是常有的事。

2016年,在[練習 的拚音:liàn xí]跨越障礙時,一名騎兵翻了跟頭,“肋骨摔斷了4根”。即使騎術嫻熟的尼牙孜,也墜過兩次馬,“腳腕摔脫臼兩次。”

馬的傷亡顯得更加驚心。

尼牙孜說,從1997年到現在,先後有4匹馬在訓練中意外死亡。

1997年,一匹紅色的馬跨越障礙時,頭著地,頸椎斷裂,“當場就死了”。2008年,一匹馬在臥倒時,意外臥上了腳鐙子,膽囊破裂而死。

據不[完全 的拚音:wán quán]統計,騎兵連組建50多年來,僅在執勤中摔死、摔傷和累死的馬就有200多匹。

2017年開始,鄉裏為每位騎兵花240元買了人身意外險。但由於鄉鎮財政經費有限,一匹馬600塊的保險費,“120匹馬,買下來要七八萬,暫時還支付不起。”尼牙孜說。

像養孩子一樣養馬

6月19日,22歲的騎兵達吾提把馬牽到村邊的河灣裏,給它洗澡。6月19日,22歲的騎兵達吾提把馬牽到村邊的河灣裏,給它洗澡。

集合訓練之前,他還會把馬牽到茂盛的草地喂好,“等到訓練的時候它就會好好表現。”

在加入騎兵連之前,他花1萬塊從拜城縣牛馬市場買回一匹紅色的公馬。兩年過去,韁繩鬆著,達吾提走到哪裏,馬就跟到哪裏。

“要像養孩子一樣養馬。”尼牙孜養了半輩子馬,[覺得 的拚音:jué de]馬跟人一樣聰明。

“年輕的時候總是想騎烈馬,想走險灘,不害怕墜馬,”尼牙孜說,等當了騎兵,[安全 的英 文:safest]為首,開始喜歡老實的馬,“才更加注重養馬。”

騎兵為馬整理馬具。

騎兵為馬整理馬具。

夏日的黃昏,他會[告訴 的拚音:gào su]騎兵,記得去草場給馬身上灑水。

“灑了水,馬蠅不叮它,晚上吃草吃得好。”

長時間騎行後,馬的體溫升高,就要給馬降溫。“不讓它吃東西,也不讓躺著,”尼牙孜說,站著降溫後,馬不僅不會長出大肚子,還能鍛煉出結實的肌肉。

早起也要到草場看看,如果周圍的草都吃光了,說明馬健康。如果沒怎麽吃,就[可能 的拚音:kě néng][問題 的英 文:foul-ups]

6月20日,在結束一場集訓後,望著訓練場上騰起的灰塵 ,尼牙孜有些擔憂。遇上塵土特別多的時期,馬還會感冒咳嗽,腳脖子也會裂掉。為了預防感冒,騎兵連遵循著古老的土方法:把舊棉絮綁在樹枝上點燃,朝馬鼻子熏上兩三天,才能防患未然。

尼牙孜現在養著一匹黑色的馬。鬃毛黑亮,尾巴高挑,“善跑,過河、走懸崖都不害怕”。

6月21日,尼牙孜早早起床在家裏等著工人來打包苜蓿。那是他為自己7歲的馬[準備 的英 文:ready to]的秋冬口糧。

特朗普上任兩周簽8條行政[命令 的英 文:orders]

號外號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強,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是XX你就堅持60秒!

精品测算
  • 出生日期
  • 出生时辰
  •     性   别

栏目导航

精品专题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