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得主屠呦呦有点吃不消:电话访客太多

时间:2020-05-10     来源:互联网
[圖片] ▲85歲的屠老斜靠在沙發上,顯得一臉倦容,旁邊還有3個中藥研究所的同事,整潔的客廳裏擺滿了各界送來的花籃、果籃和鮮花。 圖/柯立 [圖片] ▲原科協主席周光召19年前致函[香港 的拚音:xiāng gǎng]求是基金會,為青蒿素成果申請“傑出科技成果集體獎”的名單■免费算命专题专栏■。 圖/柯立 [圖片] ▲9日,中藥研究所邀請部分媒體進行了為期一小時的集體采訪,並對國內外媒體[記者 的拚音:jì zhě]開放了中藥所的實驗室,[允許 的英 文:allow]中外記者拍照。 圖/柯立

“電話、訪客太多了,身體吃不消了!”9日,九派新聞(微信號:cjrnews)記者輾轉找到今年諾貝爾醫學獎得主屠呦呦家,老伴李廷釗心疼地為她擋駕。

85歲的屠老斜靠在沙發上,顯得一臉倦容,旁邊還有3個中藥研究所的同事,整潔的客廳裏擺滿了各界送來的花籃、果籃和鮮花。

簡短的交談中,她一直在[強調 的拚音:qiáng diào]:“青蒿素及其衍生物的研製[成功 的英 文:走上人生巔峰],是當年研究團隊集體攻關的成績。得(諾貝爾)獎是[中國 的拚音:zhōng guó][科學 的拚音:kē xué]家的集體作用,是中國科學家群體的集體榮譽〖免费算命精彩回顾〗。”

九派新聞記者獲得一份原中國科協主席周光召1996年親筆署名致香港求是基金會[負責 的拚音:fù zé]人的信函複印件。

信函中表示:中國科學院經與時任衛生部部長陳敏章及有關同誌商議,決定就青蒿素的提出、藥理、結構分析、衍生物合成及[有效 的英 文:valid]藥物的研製,提出十人作為求是基金會年[度 的英 文:attitudes]“傑出科技成果集體獎”獲得者,十人分享100萬元資金。

在這份發現並提取青蒿素及其衍生物的十大功臣名單中,屠呦呦是其中之一。

而中藥研究所[主要 的英 文:main]負責人9日[接受 的英 文:accepted]九派新聞記者采訪時認為:青蒿素雖然屬於幾百人集體會戰的集體項目,屠老發現用乙醚提取青蒿抗瘧有效部分、保持其活性,屬於“最[重要 的拚音:zhòng yào]的原創思想”,對於青蒿素的發現和提取,發揮了關鍵性的作用,這也正是諾貝爾獎最看重之所在。

“523”集體會戰成就十大功臣

在社交媒體的推波助瀾下,屠呦呦[成為 的拚音:chéng wéi]國內首個獲得諾貝爾科學獎科學家的消息,[已經 的英 文:have been]傳遍千家萬戶。

九派新聞記者6日、9日兩次踏訪屠老的單位——中國中醫科學院,臨街的主樓卻沒有預想中的張燈結彩,沒有慶祝橫幅和標語,沒有鮮花和慶功會。

走進主樓內,在大廳右手邊“厲行節約,反對浪費”的橫幅下,LED顯示屏上顯示了“熱烈祝賀我院屠呦呦終身研究員榮獲2015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一切顯得含蓄而低調。

中醫科學院內的中藥研究所辦公樓前則更喜慶[一些 的拚音:yī xiē],6號當天就掛出了大紅的橫幅“熱烈祝賀我所屠呦呦研究員榮獲2015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

在中醫科學院內,有不願具名的老專家向記者表達了內心的不平:關於青蒿素研究第一發明人的爭議已有30年,早期甚至“狀告”至國家科委(現科技部)獎勵辦。把功勞全歸給她一人,不公平也不合理,與[曆史 的拚音:lì shǐ]事實不符。

爭議的[[形成 的英 文:caused] 的英 文:formed]是有曆史原因的。20世紀60年代初,美越[戰爭 的英 文:Warfare]期間,瘧疾橫行,人體對傳統的奎寧類藥物產生了抗藥性,[越南 的英 文:Vietnam]無奈向中國求助。

在毛主席和周總理的親自指導下,1967年,一個由全國60多家科研單位、500多名科研人員組成的科研集體,悄悄[開始 的拚音:kāi shǐ]了防治瘧疾新藥的使命,代號“523”。

其時正值“文革”時期,很多老科學家、科研人員被“鬥倒”,[隻能 的英 文:can only]“靠邊站”,1969年,39歲的屠呦呦被任命為“523項目”研究組的組長,[由於 的英 文:Meanwhile]研究人員職稱評定停滯已久,當時她還是助理研究員。

1971年10月4日經曆了190多次失敗後,在實驗室中屠呦呦終於從青蒿葉子中成功提取青蒿素,獲得對鼠瘧、猴瘧,瘧原蟲百分之百的抑製率。

2011年9月12日獲得有諾獎風向標之稱的美國拉斯克醫學獎臨床醫學獎,獲獎理由是因為發現青蒿素,[一種 的英 文:one]治療瘧疾的藥物,挽救了全球數百萬人的生命。

九派新聞記者連日來尋訪屠老和她的單位同事、相關部門,獲知原科協主席周光召19年前致函香港求是基金會,為青蒿素成果申請“傑出科技成果集體獎”的名單。

這份1996年經衛生部、中國科學院認可的發現、提取青蒿素的十大功臣名單中,排在最前麵的是中科院院士周維善,時年73歲,上麵注明的主要成就是“主持青蒿素結構測定等”,他已於2012年去世。

其二許杏祥時年55歲,成就是“完成青蒿素合成等”。

其三是58歲的研究員朱大元,他“合成了蒿甲醚。

其四顧浩明,時年56歲是副研究員,“對青蒿素衍生物進行藥效實驗”。

第五位李英,時年50歲是研究員,她“對青蒿素類化合物進行係統研究”。

屠呦呦在這份受獎名單中位居第六,當時的職稱已經是研究員,標注的受獎原因是“采用乙醚提取青蒿抗瘧有效部分”。

其後依次是山東省中醫藥研究所魏振興研究員“從黃花蒿中分離出抗瘧有效單體”、雲南省藥物研究所的梁钜忠研究員對“乙醚提出物臨床觀察有抗瘧效果”、[廣州 的拚音:guǎng zhōu]中醫藥[大學 的拚音:dà xué]李國橋教授“首次證實其療效優於氯喹”、桂林製藥廠的工程師劉旭“合成出青蒿素衍生物青蒿琥酯”。

關於這份十人名單的先後順序,是根據他們對青蒿素研發的貢獻大小?還是根據他們當時在“523”課題組中的職位高低?或者[其他 的英 文:other]原因?

時隔多年,真相已經很難探究。九派新聞記者多方求證,說法不一。至發稿時,尚無權威部門的負責人對此作出解釋。

9日[上午 的拚音:shàng wǔ],中藥研究所的所領導和當年與屠呦呦共事的薑廷良接受媒體為期一個小時的集體采訪。比屠呦呦小3歲的薑廷良,在中藥所的專家照片牆中排名第一,屠老排名第二,“薑[老師 的拚音:lǎo shī]是綜合性的,在中藥藥理方麵成就卓著”,所裏的[工作 的拚音:gōng zuò]人員[這樣 的拚音:zhè yàng]解釋。

薑廷良老人認為:從上世紀九十年代以來,關於發現青蒿素誰居首功的爭議,一直未曾停息,這一爭議也成為屠呦呦參評院士的主要絆腳石之一。

而這次屠先生斬獲諾貝爾獎,主要還是因為她從古籍藥方中得到到啟發,意識到高溫煮沸[可能 的英 文:would]會破壞有效成分的生物活性,第一個提出將原來用作溶液的水替換為沸點較低的乙醚,這對於發現青蒿的抗瘧作用和進一步研究青蒿都很關鍵。

“三無”學者獲諾獎有望改革科研評價製度

6日下午,麵對蜂擁前來的記者,中國中醫科學院的5位領導、專家接受了媒體的集體采訪。9日,中藥研究所邀請部分媒體進行了為期一小時的集體采訪,並對國內外媒體記者開放了中藥所的實驗室,允許中外記者拍照。

8日上午,國家衛生計生委、中醫藥局、國家[食品 的英 文:diet]藥品監管總局聯合召開祝賀屠呦呦獲諾獎的座談會,原衛生部部長、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陳竺出席[會議 的英 文:meeting]致辭。

8日下午,由中國科協召集的科技界關於屠呦呦喜獲諾貝爾獎座談會,在中國科技會堂召開。

除了科技部副部長侯建國、中科院副院長李靜海和中國工程院院長周濟屬於科技界的領導外,到場的大[都是 的拚音:doushi]奮戰在一線的科研名家,比如清華大學教授施一公、北京大學教授饒毅等在列。

對於屠呦呦獲得中國首個諾貝爾科學獎,[這些 的拚音:zhè xie]年富力強的學者們更[表現 的拚音:biaoxian]一種積極肯定的心態。

武漢大學資源與環境科學院教授、博導洪鬆對九派新聞記者說:1965年中國科學家人工合成牛胰島素,是科學史上的重大成果。1973年楊振寧曾經致函時任中科院院長的郭沫若,說瑞典諾貝爾獎委員會要他提名1974年化學獎候選人,他[希望 的拚音:xī wàng]提名中科院生物化學所、有機化學所和北京大學參加人工合成牛胰島素有[代表性 的拚音:dài biǎo xìng]的科學工作者各一人。

但經過中方集體研究後,除了政治上的考量外,由於胰島素研究是“集體成果,難以提出有突出代表性的人選”,婉拒了楊振寧的提議,最終與諾貝爾獎失之交臂。

此次和屠呦呦[一起 的英 文:with]獲得諾貝爾獎生理或醫學獎的[日本 的拚音:rì běn]科學家,其團隊也有100多人。大家都有貢獻,但諾貝爾獎獎勵的是那最重要的、原創的“靈光一現”。

對屠呦呦的[承認 的拚音:chéng rèn],在國際上源於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的傳染病專家路易斯·米勒(Louis Miller)與同事蘇新專2006年開始的調查。在國內她得到中醫科學院研究員廖福龍的力挺,廖於2009年在化學領域的期刊《Molecules》上發表了一篇“社論”,明確指出青蒿素的發現首功歸於屠呦呦。2011年,米勒與同事在生命科學領域最有[影響 的英 文:effect]力的期刊《[細胞 的英 文:cell]》上發表了他們的調查結論,[觀點 的英 文:belief]與廖福龍相同。

2011年,屠呦呦獲得了醫學科學領域最重要的獎項——拉斯克獎,該獎項一直被認為是諾貝爾獎生理或醫學獎的風向標。

蘇新專當年在接受《南方周末》記者采訪時表示,“美國人頒獎主要注重科學發現的思維而不在乎是誰做的,因為關鍵的想法來自屠呦呦,所以獎就是頒給屠呦呦,而不是給她小組親自做實驗的人。”

一個沒有博士學位、留洋背景和院士頭銜的“三無”科學家,成為中國諾貝爾科學獎第一人,屠呦呦的獲獎除了令整個科技界為之一振,也讓更多科技工作者深入思索當前中國科技成果評價[體係 的拚音:tǐ xì]存在的[問題 的英 文:foul-ups][解決 的拚音:jiě jué]之道。

[軍事 的英 文:military]醫學科學院院長、中國科學院院士賀福初看來,青蒿素、中醫藥,都是“名不見經傳”的領域,但恰恰是在這樣“非[主流 的英 文:mainstream]”的研究領域,中國科學家取得了舉世聞名的成就。“從這個角度來說,[我們 的英 文:we]更要不拘一格地選擇方向、選擇課題、資助[人才 的英 文:牛B人物],關鍵在於其獨到和精到,而不在於發表了多少文章、取得多少榮譽。”

更多猛料!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新浪新聞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圖片] 偷雷峰塔磚的遊客患了什麽病

在這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件中,真正值得關注的不是竊取雷峰塔磚的理由,而是在法律法規與監控圍欄的層層[保護 的拚音:bǎo hù]之下,仍然有人鋌而走險破壞文物。竊取塔磚者自稱是為老人治病,實際上,真正有“病”的是這些瘋狂的[旅遊 的拚音:lǚ yóu]者。

親曆五常委批示後的故宮嬗變

故宮博物院10月10日迎來九十周年,我之前受邀參加單霽翔院長主持專家學者研討。沒想到在建福宮(是我當年抨擊的會所),沒想到單霽翔開場白就是“凱雷很有名”,他的PPT中跳出我五年前“[攻擊 的英 文:aggressive]故宮係列微博”。更沒想到單霽翔給我一個“熊抱”。

想進步,就得撒[票 的拚音:piào]子獻身子?

在機關了混了三十多年,不說閱人無數,至少也有“河東河西”的積累。要說在機關混,說容易也容易,說難也難。譬如像黃健波先生總結的那些情商,在我看來就屬於比較“難”的。但更難的還不是這些。

刻在中國人精神上的諾獎紅字

這些年來,彈丸小國製造的諾獎也在書寫它自身的曆史,成為中國[故事 的拚音:gù shi]中不折不扣的境外勢力。諾獎所作所為,就是在中國人的精神上刻下紅字。有人懼怕它如洪水猛獸,有人奉其為無上的榮譽崇拜。紅字熠熠生輝,不是諾獎“刀工”了得,而是此國不斷供應了上等“皮膚”。

精品测算
  • 出生日期
  • 出生时辰
  •     性   别

栏目导航

精品专题

网站地图